2016年12月16日

 

真假政經 - 王慧麟
轉入直路

2016年09月23日
   

 

改朝換代係咩嘢?即係立法會選舉之後,阿廸的勇猛表現,的確令選民耳目一新,仲要未上任已經迫到政府窘態百出,掀出了一個高層官員互劈實錄,真係花生都食完,肚腩都撐爆,笑到牙都甩。
所以話,一代新人換舊人,新人搞政治,拳術套路完全唔同,而且唔再囿於過往泛民的思考困局,總之勇往直前。呢個新氣象,唔係換人就真係做唔到。如果依家仲有人話香港新一代從政者新不如舊,我就會請佢食咗呢啲字落肚。呢個亦都揭示咗,新一代搞政策之青年,佢哋之論述的力度與強度,已經唔係以前幾代的操作了。
有同我同年代的學者A,睇完剛過去周日劍青的文章,慨嘆(大意)曰,依篇文的資訊含量之高,同以前寫反加價的文章,真係無得相比。學者A響公知界咁耐,點會唔知依家青年人的想法,佢的文章一樣力度十足,不過佢未必想到,依家報紙的文章,已經要衝到咁高之力度而已。
其實,這顯示了近幾年網上社交媒體對傳統媒體的衝擊,導致了評論文章開始走向不同之面向。傳統紙媒版面少咗,願意花錢搞大評論版的報紙得嗰幾間,自然成為越來越多人投稿之對象。響呢個時候,年輕寫手要突圍,就唔可能再寫好似十幾年前我學寫評論時,用發洩性之手法投稿,而係要有理論有資料有論點但又要寫得深入淺出,真係好考功夫的。傳媒的主編又比較鍾意呢種較有深度的文章,而讀者睇咗呢類文章,就會覺得,依家之香港青年,其實係不斷進步的。至於嗰類情緒性文章,發洩情緒的短評,就會在面書等地方出街。
由於係咁,當呢班青年逐漸進入公共政策場域,政府已經不能求其處理,又或者靠惡來凶走佢哋。過去4年,呢個政府唔係同一班熱愛土地的青年互動,同佢哋一齊去建構一個新的城市空間想像,反而係不斷同呢班青年嘈交,甚至同佢哋為敵,聽完又唔理,又唱佢哋搞搞震,結果呢,依家係選民選佢地入去議員做嘢,仲要佢哋用過去十年磨出來的劍與巨人政府對撼。好明顯,十年磨出來的劍,既拮中要害,同時又掀起了特首爭霸的種種事情。
橫洲一事,有意競逐特首的人士,無人敢認自己同事件有關。因為涉黑之指控,表面唔覺,但係聽落又有道理。北方大人,最唔鍾意的,就係有高官涉貪溝黑。一旦惹黑上身,洗都洗唔甩。依家問題係,有人(可能佢真係冇)畀人話佢黑,外界真係好多人覺得佢有黑的身影,洗極都冇人信也。早幾日高層之間互卸責,成個政府幾乎崩潰咁滯。搞成咁,邊個要負責,大家明白,揀錯人做領袖,係全民受苦的錯事!
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法律系博士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