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堅講《公社》不離地,可惜……

2016年09月23日
   

 

 《堅離地公社》(下稱《堅》)在柏林影展備受注目,吸引我的是「公社」這個想法。北歐電影自有它的魅力,多年前的《龍紋身的女孩》讓我對瑞典電影及這個國家有點認知,特別是跟2011年導演大衛芬查找來朗妮瑪娜演出的美版作比對,更能感受箇中風格差異。近年,香港多了電影院擔起策展人角色,舉行不同國家的電影節,百花齊放下,有機會讓我們思考,觀賞電影還有很多不同角度。

觀賞,可以純粹去感受
「套戲得唔得?」相信是我或其他影評人都常被問的難題,難答在於電影不應單純用「得同唔得」去概括,我們被荷李活的一套商業標準影響,錯覺認定它是唯一,看電影不一定純關注剪接快慢、情節如何非線性推進等技術面向,只要是別國的作品,鏡頭裡的景觀總會滲透著一種截然不同的風貌,對白和演員如何演繹,總會流露她/他們的生活喜惡。我感興趣的是民族裡的價值觀,當重點放在某種價值,就會呈現某種特殊行為和決定,如法國電影總予人愛情至上的觀感,角色言行往往不顧一切,懶理世俗標準如年齡、婚姻狀況,最重要是盡情去愛,讓觀眾感受箇中激情,於是便用「浪漫」去形容;透過這一層面去觀賞電影,可不再單單著意說故事技巧,可以很純粹去感受鏡頭、聲音裡的細節,故事以外的細節,可隨著個人的喜惡和經歷進行,過程都變得很個人,或者可說成很私人。

 
公社只是幌子
以《堅》為例,「公社」觀念吸引,皆因本地生活被教導要著重私隱。私隱是需要花力氣、金錢去保護,屬城市發達的一項指標,同時,它亦是一項可供售賣的資產。《堅》的一對夫婦反過來提倡把自己樓房變成公社,找合拍的人同居,概念跟劏房不同,因住屋業權是跟不相熟的房客共享,房客在交租以外,還要履行義務如清潔等責任,同時也有權設立或推翻一些共住守則;屋主設立公社是要疏解私隱的黑暗面──城市的寂寞,靠賴室友營造一種「大家庭」氛圍,香港有著同樣的病徵,卻沒有丹麥人這樣的豪氣,因樓房一直是香港人的命根,可惜的是,《堅》並沒有把重心放在入住公社的角色上,不能透過他們的對話,窺見丹麥社會不同階層的多元(這該是公社的存在目的)。該片劇情花在描繪公社屋主這對中產夫婦的婚姻,妻子安娜(崔娜蒂虹 飾)如何在丈夫艾克(尤里治湯遜飾)出軌後,仍然挺著,甚至很大方地接納丈夫的新歡入住公社,而公社其他成員則淪為花生友,愛情觀較開放、前衛,是北歐社會予人的一貫印象。
《堅》要把理性side a跟情感side b兩面來個衝突,搗破以理性為面具乃大不智,鼓勵回到最基本──誠實面對自己,「裝假」屬華人社會的文化資產,《堅》還是講「公社」會更貼地。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