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公民薇博 - 余若薇
從橫洲事件看所謂「土地不足」

2016年09月22日
   

 

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在競選論壇中提出的橫洲發展問題,經傳媒連番爆料後,政府個多星期內要「唧牙膏式」三番四次解釋,但卻前言不對後語。到周一,特首梁振英不得不宣佈,政府在進一步蒐集資料後會召開記者會再解釋,並指橫洲發展的「細節問題」是由財政司長曾俊華擔任主席的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負責跟進,曾俊華即日發稿否認參與或有份決定將計劃分期發展,連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也立即劃清界線。
執筆之際,未知梁振英會在昨日的記者會怎樣解說。撇開政府內部的權鬥,綜合千頭萬緒的細節,他必須解答市民真正關心的3個主要問題。首先,為何橫洲項目在政府與當地鄉紳「摸底」後,不作公開諮詢,就由發展17,000個公屋單位縮減至4,000個,並且只拆毀3條非原居民村作發展,擱置在棕地建屋的計劃?梁振英搬出「先易後難」分階段發展作解釋,但為何毀村「易」,發展棕地「難」?政府語焉不詳。若是因為堂而皇之的基建或交通理由,相信早已詳細公布。
這就牽涉第二個港人關注的問題,特首是否與黑社會勢力勾結?政府內部文件顯示,梁振英親自開設橫洲小組後,當局2013年7月及9月兩度向地區領袖「摸底」,同年8月,在橫洲經營車場的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率領「口罩兵團」在地區論壇場外「撐梁」,其中有人對向示威者拳打腳踢。梁振英政府至今無法就此事作出合理解釋,還在內部文件將原有「基於摸底結果」的字眼刪去。
第三個同樣難以解釋的問題,正如申訴專員公署上周批評,政府容許某些地區人士非法佔用官地後,可提出申請短期租約或豁免地契條款,繼續經營,變相鼓勵違規者。 這正是橫洲棕地出現的情況,而政府反過來卻因霸佔者反對,而擱置徵用該幅官地來興建公屋,實在荒謬。
梁振英上台後,將很多社會問題都歸咎於土地不足,不論是新界東北、洪水橋、大嶼山的規劃,政府都以此作為逼令鄉村遷拆的藉口,政府寧願填海、蠶食郊野公園也不發展被霸佔的棕土。從橫洲事件看到,土地問題源於欺善怕惡,甚至可能是「官商鄉黑」勾結 。
包括黨友郭家麒在內的多位議員已提出要根據特權法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橫洲事件,這正是檢視政府發展土地背後運作方式的良機。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