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政策目標」停留在目標

2016年09月22日
  • 日本央行又出新招。(路透社)

   

 

滿以為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會等待美國聯儲局主席耶倫發功,才會開其金口,但日本央行在議息後,宣布維持利率在-0.1%水平不變之同時,決定調整政策框架,引入新型量化質化寬鬆(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Monetary Easing,簡稱QQE)。
 
可以想像到的是,因為將有以2020年東京奧運之名而大興土木、資助年輕人置業等財政政策板斧推出,經已成為傳統貨幣政策之外的所謂創舉,而QQE更被說成甚麼貨幣政策的創新,調控收益率曲線,則旨在減輕仍未見盡頭的負利率環境對銀行業經營的禍害。
 
至於新QQE政策的主要組成部分,就是透過調節短期以及長期利率的策略,控制收益率曲線,執行方面,日本央行將持續購買國債,直至10年期國債收益率維持在約0厘的水平,同時擴大基礎貨幣規模,直至通脹率成功跨越2%的政策目標。
 
新QQE政策美其名曰創新貨幣政策,實際上,就是日本央行在冇辦法之下,採取這個有前冇後、窮途末路的冒險政策,成效實在令人感到懷疑。
 
至於購買ETF(交易所買賣基金),日本央行想透過購買資產,以引導市場產生對經濟前景的樂觀預期,配合國內市場對擺脫通縮的憧憬,以達到管理市場預期的目標。
 
不過,要成功拯救日本經濟真正擺脫通縮情況,真正的結構性改革必須跟貨幣寬鬆政策同時進行,疊加財政政策,以增強政策組合拳的威力。
 
然而,日本央行官員布野幸利在上月底曾表示,日本央行必將會充分利用現有政策工具,以達到2%的通貨膨脹目標,以將日本企業、家庭心裡的通縮心態全部消除。
 
要擺脫日本人根深柢固的通縮心理,其實,談何容易,且看從香港遊客目測,當地長期無止境的大減價,當大家血拼之餘,更為這個國家的國民抹一把汗,好明顯,所謂擺脫通縮目標,仍然只停留在目標。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