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公民薇博 - 余若薇
琛哥的故事

2016年09月15日
   

 

陳琬琛在梨木樹做了卅多年區議員,附近長大或居住的街坊都認識這位勤奮實幹的區議員。7年前他連同一群小商戶成功擊退要進場的領匯。無論選管會如何改劃他的選區,無論對手蛇齋餅粽的攻勢如何凌厲,他每次區選的得票都比上一屆多。
 
他一直希望參選立法會。8年前公民黨的名單,他排在當時屬公民黨的張超雄後;4年前公民黨同意他出選超區,最終他請假不批而沒成事;今屆他決心滿滿,希望為民主派奪得超區第三席。他同意協調初選,泛民只派3人,但其他政黨不同意。
 
還記得那天他穿了筆挺西裝領呔,一臉誠懇出席公民黨的評核。他花了整整兩個月時間,終於湊齊所需的15張區議員提名票。其實他共取得16張,但其中一張與梁耀忠重疊,最後同意放棄,讓梁耀忠也剛好有15個提名。任職護士的太太為陳琬琛圓夢,拿出200萬元公積金作選舉經費。
 
事後孔明不難,但事前每人看法都有不同,熟悉琛哥的人都看到他與眾不同的好處,上屆超區有8萬張白票,公民黨5區的名單合共有25萬多票,只要地區加超區一起宣傳,琛哥不是沒有當選機會。
 
整個選舉,我見證他的努力;無論到哪一區,都有些舊相識過來與他打招呼,原來梨木樹長大的朋友遍布香港;有一段時間他病了沒胃口,長時間不進食,但依然撐著企街站去論壇。
 
選舉前兩晚,民調未見起色,陳琬琛決定為力保泛民在超區取得3席,不再為自己拉票,呼喚支持者轉投其他較有勝算的3名候選人。原本泛民的選情一點不容樂觀;但多名泛民棄選的消息一出,士氣大振,選舉創回歸以來最高投票率。
 
塵埃落定,我到梨木樹向琛哥的支持者致歉。其中不乏長者,70多歲每天拖著一車車單張,自備食水乾糧,乘公共交通工具到不熟悉的老遠地區入信箱,貼海報;琛嫂和義工扛著直幡和易拉架一天開4站;自編更表,一些清晨5時插旗,一些晚間11時收旗;還未計每人狂打電話,將一生的人情債都用盡,要求家人朋友親戚都投805號陳琬琛。棄選的決定對他們來說是殘酷的,還有選舉當天,琛嫂在剛送來一大堆丈夫的宣傳品上面,親手蓋上別人的海報,為別人拉票,那種心酸,不是你我能明白。  

周四刊登

回首頁      列印

 

/8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