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心雨 - 心雨
《胡莉糊濤》 回到最經典

2016年09月14日
   

 

西班牙導演艾慕杜華的電影,永遠有著一種執迷與癡狂,他坦白、赤裸地將人性最根源展現出來,猶如一面照妖鏡。看他的作品,你需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才能好好面對,他將平日社會最喜歡利用的「偽善」都拆穿,毫不掩飾人性的討厭之處,坦白又可愛。


來到艾慕杜華第20部作品《胡莉糊濤》,取材自加拿大小說家Alice Munro的《逃離》中3個短篇故事──〈機緣〉、〈匆匆〉、〈沉寂〉,將它三合一成為女主角Julieta的人生故事。此作有回歸基本之感,不像前作《High爆雲霄》般失控,可算把所有最具代表性的特質都注入了,更加強了艾慕杜華作品特色。有《論盡我阿媽》的母親情意結、《情迷高踭鞋》的母女愛恨難分,以及《浮花》相互扶持又同時在競爭的女性複雜心態,感覺熟悉卻更見成熟。要說整部電影最敗筆的,該是中文片名。
 

刺破偽善
電影第一秒已令人震懾──近鏡拍攝著一名穿著紅裙的女人心口,絲質輕柔,隨風擺動,普通的日常物於大銀幕上近鏡放大,竟有如此觸動心靈的效果,彷彿將你對情慾的渴望,以及人性深處的弱點都隨著這片浮動的紅表露無遺,一切偽善,蕩然無存。
鮮艷強烈畫面,全片比比皆是,紅裙、紅外衣、紅毛巾、紅沙發、紅牆……就連火車車廂陳列也以紅色為主,尤其在過去的記憶裡,所有事情均是艷俗的;反而,拍現代時便將鮮艷收起,例如,女主角寫信給女兒的畫面,是寧靜沒雜音的。能透過色彩去表現角色內心的情緒,是躍動還是平靜?是執著還是豁然?艾慕杜華對畫面從來也有著瘋狂的執著,亦愛把私伙物品放進其電影畫面中,成為道具,幾乎戲裡出現的所有藝術品都是他的珍藏,大至那個「坐下來的男人」雕塑,小至一個垃圾桶都是他的私人貢獻,可見他對電影畫面的追求是如此狂熱。
 

面對悔疚
而鮮艷畫面背後,這次訴說的是一種沉重的傷痛。我們總被那些悔疚感縈繞著,不經不覺就已一輩子。鮮艷浮華的人生,背後總埋藏著某些不敢觸及的內疚。《胡》片裡的角色幾乎全部如此,一些微細的決定,卻成了悔疚一生的關鍵。如果可以重來,你(或許)不會再犯。但人生只有向前行,以為逃避能夠解決,但當事情再被挑起,發現原來所有情緒、感覺皆會重來。除非像男主角般意外死去,否則還是要被迫面對。
導演回到經典的畫面,訴說著恍似有點熟悉的故事,繼續坦白地刻劃著那些自私的角色,每個人都是自私的。但今次的手法卻成熟得多,全然的理解悔疚之心並坦然面對,這才是真正的成熟。曾經執迷,要懂得放手還未夠,敢於面對才是最重要。這是靈修也未必能得到的頓悟,卻能從艾慕杜華電影中尋到答案。


八十後廢青,慢活態度,人生就是不停的看電影。
FB:MoonriseRainy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