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G20宣言的潛台詞:「包容性增長」

2016年09月13日
  • 20國峰會剛於杭州舉行。(資料圖片)

   

 

金融危機以來,各國忙於救經濟,打從2011年起,20國領袖每年搞峰會,為實現後危機的經濟穩定發展出謀獻計。
G20會議共同宣言大可令人瞭解全球發展仍在新摸索期,變的都是字眼而已。由最初商討加強各國合作、監管協調及提升、之後重重複複是開拓增長。可以說,頭幾年G20是有成果,因在防範風險大前提下,監管提升最為容易,現時金融機構的龐大資本要求,監管機構之間的通報機制及股市頗多交易規則新安排,均來源自初期G20會議。恢復金融穩定容易,但推動增長談好幾年都似乎一事無成。在這基礎下,最近一次的杭州G20會議,從共同宣言來看,或多或少,有跡象顯示為量寬政策多年後的新政策發展路向,已埋下伏線及討論基礎。
中國主辦的G20峰會,在延續貨幣政策的同時,強調貨幣及財政政策要互相配合、推動創新及主張供給側,且再強調提升政策透明度及減少不確定性,大有中國經濟政策大方向的深層意味。可能,不論同意與否,在講求實現經濟增長多年後,各國已開始意識到,要達到增長數字的硬目標,中國的一套大有其參考價值吧。
值得一提是,杭州宣言有兩點提及:一、確保經濟增長惠及更多人的機遇,得到公眾普遍支持;二、要實現強勁、可持續、和包容性的增長目標。
 民粹主義對全球化構成阻礙,此時各國領袖忽大談經濟政策要得到普遍支持及要有可包容性增長目標,說穿就是領袖終意識到環球貧富懸殊問題已屆不能不高度重視。所謂「包容性增長」其實可圈可點,在公布內文出現30次之多。表面無疑是貫徹增長惠及更多人目標,實際上是針對貨幣政策推動經濟多年,在徒具財富效應卻沒有明顯經濟效益困局下,如何將財富效應擴展至更低下階層。點出問題從來比解決問題容易。包容性經濟增長目標在西方經濟體就是財富再分配,中間用福利政策。新興市場往往用更大力度推動增長,以達到更多人富有起來目標。但怎樣也好,全球貧富懸殊加劇,已非單純由經濟問題所致,而是資產市場升值未能進化成繁榮共享。似乎20國首腦集團下次要認真研究如何讓更多普羅百姓分享資產價格上升成果,更重要是對以為牢不可破的硬目標適時作彈性調整,全球人類很多時就是被這些所謂數據標準所累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