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真假政經 - 王慧麟
變了色的龍

2016年09月09日
   

 

後生嗰陣,有位前輩教我分析北方政治。佢同我講,有一樣嘢叫系譜學。即係點呢?睇一個政治人物,唔好只要睇佢眼前嘅行為,而係要睇埋佢嘅出身,佢受過的教育,佢各個階段黐埋邊堆朋友,了解透徹之後,先至可以有足夠的背景去分析佢點解佢響某時某刻,做某種古怪行為。
香港發展咗代議政制好耐。呢套分析框架初時未必合用,依家我發覺幾啱用。因為好多時一個人之行為,初時未必知道點解。時間耐咗,就會覺得,一個政客係正係邪,抑或正中有邪又或者半正半邪,點都會浮現。
廿幾年前,我仲係初生之犢,成個腦都係理想,開口夢覺得,終有一日香港民主會實現,甚至有機會執政添。呢個夢大到一個地步,係覺得願意投身民主事業嘅人,其實幾偉大,而且一定係好有理想嘅人。一遇到呢種人,我就唔知點解會義無反顧地相信佢講嘅嘢。
當時響某人帶路下,經常響北區同大埔出沒。大埔當時有新屋邨,有好多新票源。有一日,有個手足話,有個三十幾歲嘅青年才俊,願意全力發展地區工作,仲用咗佢專業上好多時間幫街坊。當時我都極八卦,咪去佢地個team個會議睇下。呢個年輕專業才俊,果然係好掂,talk得做得,真係有幹勁。大埔啲兄弟話,呢位大哥會響邊處邊度落區,準備區選,兄弟們全力撐到盡云云。
後來我飛咗去英國讀書。唔知某年某日,打廉價長途同大埔啲朋友傾開,佢話唔掂呀,呢位年輕才俊,話唔再響大埔出戰,決定去南區。聽完都愕咗然。當時白鴿仲籌備緊,兩個政團聯合名義出選,席位多,但選嘅人少。喂大哥,唔係傾好咗響大埔出選咩,成隊team花咗唔少時間搞大個餅做好社區工作,點解忽然又走咗去南區呢?後來有機會響一個場合,遇番年輕才俊,佢猛咁say sorry,佢話南區真係要人,自己又住響南區云云。聽完就知道,佢想轉去跟另一個大佬。轉咗會後,成功當選,而且仲更上一層樓,呢個係後話。
究竟一個政客係未應該因時制宜,及時轉會呢?我唔識答。因為香港選舉歷史,同其他老牌民主國家比較,真係好短。有啲國家,轉派系問題唔大,有啲國家例如日本,派系相當剛性,轉大佬形同背叛。香港呢?唔知呀。我都強調,我當時後生,隱隱然覺得,點解三個木頭嘅大佬,咁冇義氣,響當時選戰期間,響大埔挖走個戰將,唔係嘛,未合併已經搶人,咁冇雷氣?依家步入中年,就覺得呢啲嘢你情我願啫,有人想走,有人想收,邊有話派系屬性之東西,你估香港係日本式政治咩?才俊靈活多變,跳走彈入,香港精神也。 呢啲嘢,無話對與錯嘅。
今次立法會選舉見到佢又復出,想起呢件往事。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