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足球怪傑 - 袁文傑
外隊訪港回憶錄(下)

2016年09月02日
   

 

這個外隊訪港三部曲來到最後一篇,我並非純粹資料性引述,最重是的能觸動自己的個人回憶!九十年代中期以後,由於電視台幕前的不穩定工作時間,除了在家中收看直播,正式入場欣賞的情況已大幅減少了,但難忘那千禧年的賀歲波四角賽……
 
當年邀請到日本、捷克及墨西哥國家隊,最後決賽資格屬後兩者,兩隊認真投入程度,是自己肉眼所見的外隊訪港之最,當時的墨西哥著名前鋒靴南迪斯一頭金髮,球技與球味兼備,可惜1比2落敗!季軍戰是繼96年後再訪港的日本對香港聯賽選手隊,記得坐在觀眾席上的我,不斷聽到身後一位伯伯球迷不斷呼喊「呢個三浦友和真係好波」,逗得我和隨行友人發笑。三浦友和是日本影星,也是山口百惠丈夫,可能伯伯一時搞錯,那位「三浦友和」,實則就是目前每次入球均打破自己所保持的日本職業聯賽最年長入球者紀錄、効力橫濱FC的日本國寶——已49歲的三浦知良!
 
到了2003年,本來自己也想不起有否進場欣賞,但偶爾翻看一下報道,才想起曾親眼目睹一件值得表揚之事——在丹麥對伊朗的賽事,一名伊朗球員將球迷發出的哨子聲誤認作球證半場鳴笛聲,於是在禁區內用手拾起皮球,球證依例判罰12碼。韋確斯在領隊摩頓奧臣同意下,故意射失12碼,成為一時佳話。當然,我也會去想,若然這是一場世界盃比賽,摩頓奧臣又願不願意發揮這至高無上的體育精神呢?
 
同樣的2003年,一場沙士奪去不少寶貴性命(自己一名中學時期很要好的同學,也因這事件離我們而去),加上巨星張國榮之殞落(年底也有梅姐),一切,都是灰色的!此時此刻,實在需要一些正面刺激去改善一下氣氛,結果我們迎來了皇家馬德里。皇馬戲金之高昂,不是任何單位都願意承擔,但政府罕有地大力支持而願意「包底」,門票迅速售罄,正是天時、地利、人和。適逢當時的皇馬致力建立其商業開發模式,每年簽一巨星,巡迴踢表演賽,還要剛剛簽下跨界別之萬人迷碧咸,這個刺激,實在太大。香港也從當時國內頂級隊伍大連實德請了6名球員助拳合組「龍之隊」應戰,皇馬所有球星全部落場,最後龍之隊2比4落敗,但球迷已心滿意足。記得當皇馬球員抵埗踏出機場,已有超過2,000名球迷歡迎,電視台更像颱風報道般不斷更新情況,這次皇馬訪港,至少令香港大部分人在那幾天完全投入其中!另外,皇馬這種當年「每年一星」政策雖被評令足球走上歪路,但十多年後的今天,各大球會每逢夏季屢創新高之轉會金額、頻繁的周遊列國踢表演賽,又有何分別?這就是走前一步、前衛了一點的代價!
 
相對皇馬之後,這十多年來,也有巴西、阿根廷、巴拉圭國家隊訪港,球會級別也有拜仁慕尼黑、巴塞隆拿、祖雲達斯及一眾英超球隊,反應有冷淡有熱烈。其中一大遺憾,是那個本來甚喜歡在香港舉行的「英超挑戰盃」,因2013年一次草地質素太過惡劣,令主辦單位以後取消再在香港舉行之念頭,這到底,是誰之損失?


袁文傑(Andrew Yuen) ,一個演員,從小熱愛音樂、足球運動及寫作,希望藉著這個媒體平台與大家分享,喜愛的球隊為德國、阿仙奴;欣賞的歌手/組合有張國榮及Duran Duran等。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