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蒙古很生氣 後果很嚴重

2016年09月02日
   

 

上周,我們討論到,稱滿清為蒙古繼承者,並不甚妥;與此同時,里約奧運落幕,在其尾聲,卻因「蒙古國技」-摔跤場上戲劇一幕,而引起注意。有意思的是,該次意外的主角,卻是蒙古國的兩位教練,而非失卻銅牌的選手。蒙古國摔跤健兒曼達赫納蘭的兩位教練,為抗議罰分裁決,而衝上賽圈、脫光外衣(圖)。有香港媒體稱其「除剩底褲」,筆者卻認為,是教官正在「儲氣」,行將赤膊上陣,實質生人勿近。
 
須知道,摔跤與馬術、箭藝,並稱蒙古三國技。蒙古摔跤又分為兩種,流行在內蒙、北京、天津、河北的「中國跤」,融合了蒙古與中國技藝,健兒全身上下穿皮衣皮褲。而流傳在外蒙,即今天蒙古國的摔跤,雖大同小異,但外觀上最大分別正在於只穿棉質三角褲,我等「凡夫俗子」驟眼看來,確實很像「除剩底橫」。因此,筆者斗膽推斷,上文提及的蒙古教頭,其實是想和裁判一試身手,脫剩的是專業「短跤褲」,而並非以底底羞辱在場人士。
 
中、蒙都是摔跤古國,各有源流,又互融共通。「中國跤」在唐、宋流傳到日本,至今仍然保留古稱「相撲」。如筆者般本土「中坑」,所熟悉的變形金剛主角「柯柏文」,在大陸稱為「擎天柱」;該名出自《水滸傳》一巨人,自稱「相撲世間無敵手,爭跤天下我為魁。」說明相撲、摔跤在當時尚未分流。除此以外,又稱角力、角觝。
 
就如筷子、漢字、佛教一樣,「中國跤」東傳日本之前,多經韓國。韓國現設有Korean Ssirum Association,即「高麗摔跤總會」。其實韓文也有「相撲」一詞,讀Sangbak,但以Ssirum專指「韓跤」。Ssirum詞源是Ssiru,由Chi-U-Hui即「蚩尤戲」演化而來。當然,不是黃玉郎筆下那位,而是與軒轅黃帝大戰N百回合的遠古戰神。約在西元500年前後成書的中國《述異記》稱:
 
「蚩尤氏耳鬢如劍戟,頭有角,與軒轅鬥,以角觝人,人不能向。今冀州有樂名蚩尤戲,其民兩兩三三,頭帶牛角而相觝。」冀州就是今天河北,既是「中國跤」發祥地,又緊鄰朝鮮半島,這正是韓國Ssirum的源頭。而中文裡,角觝的角、摔角的角,原本真是一對牛角。摔跤、摔角東傳以後,又如何影響今天的韓、日呢?且於下文再敘。

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