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貨幣政策失效 凱恩斯真復辟

2016年09月01日
   

 

對於中央銀行的角色及政策,今年以來,市場持份者出現頗極端轉變,大致上由信任變為懷疑、由讚美改為開始唾罵。
批評中央銀行的持份者,不乏是近年央行寬鬆政策的受益者,例如債王格羅斯就是,最近他就對多國央行的政策作出強烈批評,認為創造不足,破壞有餘。
債王好,其他金融行業大戶也好,或出自真心,但調轉想,只要有央行易於揣摩的政策舉動存在的一日,投資市場的策略及大趨勢,就變得更容易掌握,他們作為行業尖子、頂級專家的賣點、剩餘價值就只會愈來愈低。的確,現時市場環境,當人人都是專家的日子,又哪會有真正及有實力的專家可言。
每次經濟危機都會引發一次資本主義模式的大轉移,背後所牽涉理論很多,但簡單可概括為市場與政府之間及政治與經濟的關係變革。從08年起,政府以各適其適方式介入經濟發展已是明顯不過,惟央行作為政府半個代辦機構,在建立與市場的關係上,卻由互信變失信,且已惡化至後者佔絕大程度的主導,央行要聽命於市場。
市場一貫集百家之大全,在訊息與前景判斷等各方面均比政府強得多。但央行的政策既令市場坐大,同時令市場指標及信息指標準確性完全遭逢瓦解:債券老早就不反映真正信貸質素及償債能力、CDS(信用違約掉期)未能再是預示違約風險理想指標、股市早就被廢武功,再說由盈利及經濟主導,已經毫無意義了。
今年初起,很多大型機構對未來政策發展作不少預測,令人聯想起《Capitalism 4.0:The Birth of a New Economy in the Aftermath of Crisis》(圖)這部約6年前出版的著作。到底列根、戴卓爾夫人時代的自由經濟及全球一體化發展,30、40年後的今日應怎辦?當年的兒童現在已人到中年,當日共創繁榮的一體化趨勢,現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破壞傳導器。幾十年前的朝氣勃勃,現在換來人口老齡化,附帶思想僵化。人口年齡結構的上移,只會鼓勵更多儲蓄,僵化的中央銀行以為推低利率就可帶動投資,早就應該預料到,資金造就的實物資產價格向上,經營成本擔子之重,正常人又怎夠膽量去進行實體經濟領域投資。
央行介入市場未竟全功,剩下來似乎只有升級至政府進一步介入經濟;有條件的直接加大投資催谷數字,部分則以福利及稅務政策保住數字上的經濟比併。試想若干年後,若凱恩斯主義真是復辟,財政政策變為絕非中國獨門武器,整個市場所謂主題、概念,會否再來個徹底大挪移,舊的一切反而變得更好,新不如舊。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