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對顛覆性史觀的再顛覆—滿清不是蒙元繼承者(二之二)

2016年08月26日
   

 

承前所論,鮮卑在司馬晉朝南下中原;在同一時間,黑龍江至吉林一帶,即是東三省東邊靠向日本海,就興起了靺鞨。鮮卑和靺鞨,可知的源頭,都是大興安嶺的溫帶密林。只是鮮卑往西、往南走,經遼東平原、蒙古高原進入漢地。而靺鞨,長年留守森林,再往東、往南拓展;所以靺鞨的發展步伐,就遠遠比鮮卑慢。
為何要說這段「古」? 因為北鮮卑拓跋氏建立北魏以後,仍居於東北密林的室韋人來朝,被皇室確認為同宗之餘,更到今大興安嶺找到大鮮卑山,並刻石記事。該鮮卑石室,已為今考古人員發現。是故「鮮卑」等同「室韋」;韋字,遠古讀boh,鮮卑=室韋(Si Boh),時至今日,黑龍江和新疆仍然有錫泊族,就是留守密森的鮮卑後代。「鮮卑—室韋—錫泊」只是同音異譯,族源清晰。而蒙古人的全稱是「蒙兀—室韋」(Mongol Siboh)。「蒙兀」,同樣是「蒙古」受音異譯。
而隋唐時代的靺鞨,到宋明就是女真。古代「女」字讀「妹」。到了今天,客家人仍稱女童為「妹子」,其實是指「女仔」。而日文裡,代表「Meh」音的假名,仍然是「め」——女字的草書。而女真(妹真),到明末就自稱滿洲。
所以,「鮮卑—室韋—蒙古」/「靺鞨—女真—滿州」,分別是兩個民族,不同時代的漢音稱呼,發音本身並無大變,變的是所用的漢字,或該漢字本身音變帶來的誤會。但這些音變,都可透過保留上古、中古漢語發音的日語、韓語,或華南諸方言反推出原貌。
而從鮮卑到蒙古、從靺鞨到滿洲,這兩個塞北民族之間的互相攻伐、征服,持續了上千年。恩恩怨怨,遠遠比佢地同漢人之間深。這兩個民族之間,當然有交流。但就如漢人同匈奴、鮮卑都會互相影響,卻不能說胡人政權就是漢人的繼承者。蒙古人、滿洲人族源不同,語言、文化、生活模式不同,戰爭時期遠遠長於和平共處時期。說滿清是元蒙繼承者,只怕讓人失笑。
事實上,滿清最終確定版圖,仍然要面對蒙古人的挑戰。從康熙到乾隆,盛清三位英主,透過擊敗新疆北部的準噶爾部,先後得到外蒙、新疆南北,並確認西藏是清朝一部分。最終,準噶爾蒙古及其盟友——回疆,被雍正、乾隆父子滅族。準噶爾人消失,只成為一個地名。
滿洲人透過攻滅蒙古人,登上帝國巔峰,根本就是世仇。而滿清滅亡之後,外蒙亦是蘇俄卵翼下宣布獨立。順帶一提,慕容復就是慕容鮮卑後人,天天要反宋復燕。而香香公主一族「勾結」準噶爾蒙古,便被乾隆肅清。
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