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逆向分配下民粹主義抬頭

2016年08月26日
   

 

上文指出:QE有財富重新分配的效應。這種效應有別於正常的政府向富人抽稅再分配給窮人的功能,而是逆向的劫貧濟富。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QE令全球資產價格上升,但窮人大都沒有恒產,所以沒法分到一杯羹,結果QE的好處盡歸富人所有,導致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社會上的不滿情緒日益高漲。
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當社會上多數人都對現狀不滿的時候,民粹主義就會抬頭,人類就會變得愚昧,甚至會大規模地做出破壞性的行為。
歷史上的民粹主義抬頭,大都發生於貧窮落後地區,如東歐、拉丁美洲等;但今次卻連發達地區也被波及。英國選擇脫歐,美國的特朗普也可以成為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都是民粹主義抬頭的一種表現。
其實,民粹主義並不算是一種有嚴格內容的政治主張。它可以是社會主義的,也可以是個人主義的。它可以是激進的,也可以是保守的。如特朗普就是來自右翼的個人保守主義。但無論是來自左翼還是右翼,民粹主義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反精英主義。
民粹主義認為,社會上之所以有這麼多人都成為受害者,是建制裏的精英腐化墮落所造成。他們號召受害者團結起來,不要信任建制裏的精英會有能力與誠意去解決社會上的結構性的深層矛盾,只有讓人民當家作主,才可以把建制推倒重來,實行人民優先的政策。
香港近年亦有這種現象。社會上的精英,包括高官、商賈、專家等,都被視作壞人;因為他們會官商勾結,為虎作倀,欺負及剝削人民。因此,人民必須奪取權力,才能命運自決。為此,他們不惜挑動社會矛盾,甚至推動社會走向暴力。
由於民粹主義大都沒有確切的管治理念,所以他們都只懂得破壞而不懂得建設。他們一旦上台,會做的事情都差不多,不外把高官拿出來公審,把奸商拿出來批鬥,再用公權去壓制私有產權,並以直接民主去取替代議政制。其結果只會是天下大亂,最後由懂得權謀的精英野心家出來收拾殘局。
相信大多數人並不喜歡這樣的結局。不過,正如黑格爾所說,歷史不過是人類行為的循環,類似的事情會在不用的時空下反覆出現,但每次都會加入了一些新元素。
今次的民粹主義抬頭,一樣離不開所有民粹主義的共同基礎,就是社會上的得益者少,受害者多(QE所造成);但今次與以往不同的地方有兩點:(i)QE是全球化的,所以今次民粹主義抬頭亦將是全球化的,規模會比以前大。(ii)互聯網的出現令訊息的傳播可以變得更快,而且可以不斷互動,令民眾的情緒很容易高漲,但亦很容易失控,其所產生的破壞力亦可能更大。

回首頁      列印

 

/10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