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QE變逆向財富再分配

2016年08月25日
   

 

近年,全球的發達國家都出現建制備受質疑的現象。英國脫歐與美國的特朗普冒起,都與廣大民眾對現狀不滿有關。很多人都覺得,若是繼續讓現時得勢的精英把持局面,他們以後也不會有好日子過,所以傾向把一切推倒重來。
現時世上的發達國家大多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因此有人把社會的不滿歸咎於資本主義的財富分配不公平,以致貧者越貧,富者越富,貧富的比例接近99比1。
這種說法不無道理,因為在資本主義社會裏,新產生出來的財富(主要表現為公司的利潤),多以派股息的方式回饋出錢的股東,出力(包括腦力)的工作人員則只能拿工資,而工資只是與勞力市場掛鈎,不與利潤掛鈎的。結果,新生的財富大部分落在有資本的人的手裏。
然而,這種分配方式存在已久,為何近期才把問題弄到這麼嚴重?原因是赤字預算與胡亂印鈔其實正發揮著逆向的財富再分配的作用,嚴重抵銷了原有的正向的財富再分配的功能。
自上世紀三十年代資本主義社會出現大蕭條以來,各國政府都用為基層增加福利的方式,去中和財富分配不公平的弊端。手法是向企業與富人增加徵稅,再透過教育、醫療、社福等機制造福基層。
這是正常的財富再分配,對中和社會矛盾起了一定的作用。但後來政府發現,這種劫富濟貧的財富再分配方式會打擊企業的積極性;此外,加稅至某一個程度,遇到的阻力就會愈來愈大。另一方面,養成依賴習慣的基層,對免費午餐的胃口亦愈來愈大;政府只好用增加赤字預算的方式去代替增加徵稅。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隨赤字預算而來的胡亂印鈔與QE,原來亦有財富再分配作用,而且是更大規模地以逆向方式進行。所謂逆向是指由原先的劫富濟貧,變成劫貧濟富,令到資本主義的分配不公平問題變本加厲。
QE令貨幣發行的速度遠超財富增加的速度,導致每一份財富能配置的貨幣不斷上升,手上有大量資產的富人於是成了QE的主要的得益者。而窮人則因為沒有資產,或資產不多,因而分不到一杯羹。
原有的抽稅作再分配的方式,需要逐個企業逐年去徵收,要加稅亦只能逐點逐點去增加,效益相對低。QE的規模與效益都大很多。一次QE的量就可以數以千億計,而且一次過就可以影響所有資產的價格。只要一手長和股價升了,所有持有長和股票的人的資產值都會同步上升。只要某一個太古城的單位的成交價升了,所有太古城的業主所擁有的財富都會同步上升。但這些對沒有資產的窮人來說,卻完全沒有得益。
此外,在市場資金充裕的情況下,有資產的人還可以利用按揭信貸,大量利用市場上的低息資金,但沒有資產的窮人,卻經常欲借無門,就算借得到,也要付極不合理的高息。這叫他們怎不憤憤不平?反建制的力量於是此起彼伏。
因版面調動,專欄《自強不息》、《鬆一鬆酒聚》、《飛躝血淚史》、《讀書樂》延至明天刊登,敬希垂注。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