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蒙古風暴

2016年08月25日
  • 聯儲局於9月會否加息值得留意。(資料圖片)

   

 

蒙古經濟問題,一個以往幾乎毫不觸及的話題,近期外國媒體都相繼跟進。憑豐富資源優勢,兼且國家大幅增加開支,2012年蒙古共和國的經濟增長曾高達18%,為全球增長最快國家。但好景不常,跟其他新興市場一樣,商品跌勢,經濟模式未有太大變化,而且過分依靠中、俄,導致近期經濟泥足深陷。 
 
短短3周內,該國貨幣跌幅達14%,中央銀行要將利率由10.5厘急速上調至15厘去捍衛匯價。以蒙古財赤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四分一計算,明年1月有10億美元債券到期,金額是其外匯儲備的幾倍,似乎只有兩條路可供選擇;一,求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二,向相熟的中、俄伸手要求協助。 
 
蒙古早幾年的經濟增長,被譽為「野狼經濟」模式。乘經濟勢頭之便,蒙古2012年起首次發行國債,當年正值歐債危機,蒙古主權債債息一度只有5.125厘,比西班牙更低。野狼式經濟擴張,遇上全球投資者野狼式追求息率回報,造就蒙古不斷發行國債。年初,蒙古還發行了5年期國債,息率達到10.88厘。憑10厘利息,兼掛上主權債之名,招徠了一班大型基金,Pimco、貝萊德、安本都是蒙古國債的主要外資持倉大戶。 
 
蒙古金融危機,政策使然,官員當然難辭其咎。不過,從另一角度而言,環球央行量寬政策,某程度上是推波助瀾,令問題火上加油。試想,沒有超低、以至負利率政策,以蒙古的評級,絕對不會引來投資者興趣,而來自市場的興趣,反過來又會增加政府靠債務堆砌的增長模式。市場經常說,環球債市即使太超賣,在央行政策呵護下,變相將風險打底,但蒙古情況說明,全球債券市場風險,要觸發其實易到極。 
 
央行對市場預期管理失效,比貨幣政策傳導失效更嚴重。單單美國而言,不論數據、官員言論已失去左右利率期貨對不加息預期的作用。近期,前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急速加息預期的言論,以及三藩市聯儲銀行行長威廉斯突然性情大變,發出9月或者加息的預測,某程度上大有背城借一之感,要在利率預期奪回一定主導。 
 
聯儲局的公信力不斷下降,是之前打了幾次沒有兌現的開口牌種下來的禍。到底為挽回弱勢,當局會否即使在數據未完全有條件下,9月強行去馬,在在值得留意。老實,不論蒙古市場引發的投資者不理性追逐高息回報,以及日本投資者為求利息,狂掃風險極高的巨災債券,上帝要你滅亡,必須要令你瘋狂,這句說話太值得再細味。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