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追逐回報的另類邏輯

2016年08月23日
  • 美股市盈率近23倍。(資料圖片)

   

 

美股較07年歷史高位已高出38%,相反,不論歐洲、日本以至區內股市,現水平較歷史高位卻分別仍低29%、59%及35%。美股目前股息率僅2.1厘、比日股低0.1厘、比歐洲更低逾1厘。而美國股票市盈率近23倍、PB(市帳率)2.9倍,比歐洲的20倍、日股的15倍,及兩者均低於兩倍PB,其實都是昂貴得要命。
 
美股持續創新高,金融海嘯後立下不敗之地,最近花旗一份報告不單止不建議客戶要減磅,反而認為,在某些指標上,美股其實是比其他市場更吸引。花旗提出兩個指標,首先是自由現金流收益率,現水平其實有4.1%,只有日本股市稱得上比美股高,但平均計數,非美股的自由現金流收益率,則只有3.8%。
 
還未夠,若計算股息及公司股份回購合共計算的整體派發比例的話,美股回報是有5.1厘,即以每100元市值,就平均向股東回饋5.1元,只有澳洲股票的整體分發比率是較美股為高。
 
剛才說過,美股的實際股息率只有2.1厘,但整體派發比率卻有超過5厘,換句話說,美國企業平均有足足3厘回報,是建基於回購股份方面,其他市場如歐洲在這方面的回報率只是1厘左右,其餘市場就只有0.5厘。
 
很明顯,股份回購谷高回報及整體Payout ratio(派息比率),美股是玩得出神入化,某程度上亦是得天獨厚。首先,美國跨國大企業眾多,所獲得的企業信貸評級級別較高,更重要是,聯儲局於7年前已大搞量寬,並從而擴散到其他市場,美企一早就先受惠於美國低息發債,之後一併在其他債券市場都大小通吃,盡享超低息環境。微軟最近發行200億美元企業債,短時間已獲500億美元認購額,債券年期由幾年到40年不等,歸根究底,大企業的債務工具,在愈來愈多負利率情況下,已成為主權債券的替代品。
 
說回花旗對美股的觀察,值得細心留意之處,不外乎其對美股前景好與壞的判斷,即使專業分析員,亦一改傳統股市的分析框架。以往,股市從來是根據經濟及企業、又或者公司質素決定估值與走勢,現在不敢說扭曲,但在一條債息曲線不斷下移的大環境下,分析會傾向用回報率作為參考基準,更甚是,作出跨資產類別的比較。用花旗的邏輯,抵買的不只美股,滙豐控股(005)亦都吸引、香港很多大公司更是超值,樓市即使平均呎價要3萬元以上,都是極之吸引,皆因收租回報率是不會出現負數。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