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賓虛》 唔賣場面得唔得?

2016年08月19日
   

 

電影《賓虛》的宣傳用上了「賓虛咁嘅場面」,為這句slang尋根,曲線引發觀眾好奇心,但效果有限,「喔,原來呢句係出自……」的回覆也頂多應驗在70或80後,slang也有expiry date,「場面」可觀性對年輕人來說固然是賣點,但在90後、00後腦海,用「賓虛」去形容陣勢如何浩大,實在連不上線。


當下把reboot歸類為熱潮已不太準確,誇張點說,它已成了一種類型。電影公司把倉底經典拿出來二次創作,借集體回憶作賣點,除了吸引具消費力的固有粉絲外,還可收編一批年輕觀眾,看似一舉兩得。但想法歸想法,reboot失手例子也有不少,因觀眾喜歡把reboot版跟經典作品作比較,暗裡總抱著新不如舊的心態,要跨越這種default障礙,新作某些元素至少要超越前作幾條街,而能夠佔壓倒優勢的,不在劇本、演員,而是拍攝鏡頭和CG。
 

真拍不一定是賣點
舊版《賓虛》當年拿了11項奧斯卡獎項,風頭很勁,上網可重溫部分片段,由查爾登希士頓飾演男主角猶大賓虛,控制著四匹白馬,在羅馬競技場跟對手鬥快、鬥狠,今天看來場面也不賴,難怪拿了最佳攝影及最佳視覺效果。看了新版的製作特輯,在同一場口導演放棄了CG,找演員們玩真拍,雖然真拍在CG大行其道時是個賣點,但也因片而異,當珠玉在前,reboot版《賓虛》竟不借用CG製造超悅目效果,誠如前言,只比前作舊作好一點,其實已經輸了。
 

講耶穌講得出色
《賓虛》最厲害之處不在場面,而是劇本,這個帶著濃濃宗教味道的故事,到今天,想法仍算前衛,不hard sell,用故事技巧去帶出耶教核心價值觀──如何應對生命中的不幸與仇恨。賓虛本是猶太人貴族,跟被父親收養的兒子馬生拉情同手足,馬生拉加入了羅馬軍隊,受了戰火洗腦,認定強權才是真理,他衣錦還鄉後,兄弟重遇,心裡卻各為其主,接著,賓虛被羅馬軍害致家散人亡,成了在戰船服役的奴隸,由天堂跌入地獄,仇恨成了主子,跟馬生拉誓不兩立。編劇難度在於如何合理化解賓虛的怨,手法多半是高人指點,而今次高人乃是耶穌,有趣的是,祂出鏡甚少(舊版連樣子也看不見),並且沒有金句式點化,乃是貼地,身體力行示範如何超越仇恨,得著解放,精神上獲得自由,技巧遠遠比那些「唔信耶穌就落地獄」的恐嚇說法高很多班!
 

贏唔到都攞番個彩
不賣場面,《賓虛》(不論新舊)的故事其實跟本地觀眾同步率很高,超級強權用諸般方式兵臨城下,賓虛勢孤力弱,面對時不與我,受了非籍酋長(摩根費曼 飾)的啟發,既然不能立時還我河山,也可在羅馬人引以為傲處「攞番個彩」,面對貌似「輸硬」的大環境,認命與勇武間或許還有另一選擇,讓大家可以不亢不卑地撐下去。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lungchiu.chan@gmail.com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