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世界複雜 不容民粹

2016年08月19日
   

 

昨文談及美元回流美國可能產生的影響,有位在銀行工作的朋友語我,他竟然之前沒考慮到。這反映我們的世界已變得愈來愈複雜,即使在金融界工作的人,亦不一定知道全球的金融系統實際上是如何運作的,不要說銀行裡的一個普通文員不理解,即使是一個分行經理或部門經理,亦不一定看得通。
 
由此可見,那些主張無論在甚麼事情上都讓公民參與的意見,其實旨在討好民眾,對實際上解決問題不但不一定有好處,甚至可以帶來禍害。
這類民粹主義的主張,聽起來很尊重人,讓每一個人可以參與決定一些與自己利益攸關的事情,十分民主。但是我們看問題不能只講信念,不講現實。試想想,我們乘飛機去遠行的時候,會不會贊成讓乘客一齊參與駕駛飛機?當然不會!因為乘客不一定懂。然而,我們在社會問題上,卻往往贊成讓所有公民一起來參與判斷,不管這個社會問題有多複雜,參與判斷的人能有多深入的了解。
 
有些問題,本來一看就應該知道有悖常理,但人們往往在面對某些政治正確的概念的時候,會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不敢逆向思維。以醫療政策為例,我就不覺得讓公民參與制訂會有甚麼好處。因為這個問題太複雜,不但涉及醫療,還涉及財務與保險,讓只看到個人表面眼前利益的人來參與制訂,將來一定問題百出。
 
二次大戰後,民粹主義抬頭,很多西方國家都以公民參與的方式,制訂了不少遷就民粹主義的公共政策。現時都積重難返,不知道該如何收拾殘局。
 
美國的情況本來比歐洲好一些,因為美國沒有歐洲那麼左,但自從特朗普出來選總統之後,我發覺原來美國一樣很民粹,只不過是右傾的民粹主義。政治野心家很容易透過捉摸群眾的心態,說出一些群眾的心願,就贏取群眾的支持。以至連特朗普這樣的人也有機會成為美國總統,真是有點兒戲。
 
有人覺得,現時的民主選舉機制就是這樣,這個遊戲規則改不得。然而,世上的事情都逃不出後果懲罰。如果特朗普不適宜做總統,而現有的機制卻可以讓他有機會當選。那當選後必然有不良效果。如果後果嚴重的話,那就不管現時的機制如何政治正確,都會被現實逼得要進行修訂。
 
美國不乏有識之士,他們應該看到民粹主義在現實世界上並不可行。遷就民粹的結果只會是禍及家園,基層民眾只會受苦更多。現實是私人機構絕大部分都行精英主義,甚少會在決策時讓一般的成員都來參與。管治一個社會比管治一個機構複雜得多,私人機構做不到的事情,在社會層面一定更難做到。因此,憲政必須有機制阻止政治野心家,藉民粹主義上台。政治領導應該傾聽群眾的呼聲,但必須承擔為群眾代議的責任。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