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對顛覆性史觀的再顛覆——
滿清不是蒙元繼承者(二之一)

2016年08月19日
   

 

日前,臺灣商務印書館出版了日本文史學者岡田英弘著作《從蒙古到大清:遊牧帝國的崛起與承續》的中譯本。岡田氏認為:「大清帝國是蒙古帝國真正的繼承者,皇太極在1636年建立大清帝國時,在北方承繼了北元的統治正當性,之後才越過萬里長城,於1644年得到明朝的領土。」
本書的重點:「在論述中國歷史時,除了南方的中國本土之外,也不可忽略北方的正統性以及從蒙古史和滿洲史看中國的觀點。在此一觀點的引導之下,所看到的不是單一的中國史,而是更多元、更完整、更具包容性的亞洲史與世界史。」
 
出版社在推銷此書時,也強調:「教科書不一定都是對的!繼承蒙古帝國的不是中國的明朝,大清才是蒙古真正的後繼者!蒙古帝國的狂飆,突破中國史與世界史的傳統分野。向我們展開一部更具包容性、更多元、更完整的全球史圖像」,彷彿發現了史學的新大陸。
 
愚以為,總有人,會對上述「顛覆」史觀叫好,情況就似被地主奴役幾千年的佃農,一旦當家作主,就會連孔子、岳飛的墓都掘出來;以愚昧,革統治階級/統治思想之命。其實,是從一個籠牢,走入另一個籠牢。其實,這類滿清繼承蒙元的講法,仍然跳不出「中日韓」的傳統儒教史觀—仍然是中原視角:將塞北民族,視為漢人的「他者」(the others)。
 
所有「他者」都以「非漢人」的面目出現;而無視塞外諸族之間的巨大差異,和複雜、曲折故事。因為認識膚淺,就對滿、蒙印象模糊,印象模糊,就視之為一體。情況就如幾十年前,美國人找Bruce Lee出演「青蜂俠」電視劇當中的「加藤」;今時今日又找李秉憲在G.I. Joe當中出演「忍者」一樣:「中日韓都是差不多的」,都是那個刻板又模糊的印象/想像。然則,在數千年歷史入面,中國北方民族,最重要是三個——匈奴、鮮卑、滿洲。匈奴來自中亞,進入中國,是東周至三國的事,最活躍在於秦漢。匈奴入中國後,稱霸塞外,先被稱為胡;胡東面的民族,即是居於今遼寧至西伯利亞的民族,就被漢人稱為東胡。
 
匈奴擴張,擊敗東胡,東胡就分成南烏桓、北鮮卑。烏桓近漢地,先行漢化,參與三國,尤其是曹操、袁氏多場戰事。到了晉朝,匈奴、烏桓先後消亡,鮮卑人遂於其時南下;南鮮卑慕容氏,由遼河流域越過長城,入關建立諸燕。最北面的拓跋鮮卑,最後由今內蒙進入山西大同,建立北魏,統一北方。
 
當時中國北方的戰局,有點像二十世紀初東北的日俄戰爭:戰事在中國土地上打,但戰爭的雙方都非中國人——一邊是鮮卑人,一邊是鮮卑以外的匈奴、羌、羯、氐等族。而這,又和蒙古、滿洲有何關係?且於後文再敘。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