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心雨 - 心雨
《危城》 跪住先啦

2016年08月17日
   

 

關於公義的合拍電影,看得出其真誠的一片丹心,也是《危城》最值得人喜愛的原因。那是一份傻勁,堅持做一些你認為對的事。單講「傻勁」好像不太公平,實情要用超乎想像的堅毅信念才能守住這份信念,所以其實是需要很大的力量才能堅守。


劉青雲在《危》片飾演正氣凜然的楊克難,當然有說服力。首次看青雲拍動作片,是意想不到般好看,動作導演洪金寶設計的場面全部精心別緻,在湖裡的行人橋旁突然出動竹刺機關,雖然有點超乎現實,但對整體場面來說的確豐富不少。彭于晏的角色則負責輕鬆搞笑,感覺依然是《破風》的仇銘,只是造型不同;古天樂這次的大奸角帶來很大的新鮮感,不過,雖然眼神銳利卻仍感受不到他的邪惡,始終內斂冷峻的角色比較適合他。西部牛仔片的音樂充斥全片,令時代背景更添虛幻。
 

以荒誕暗諷現實
相信是因為合拍片關係,《危》很多情節都有點到喉唔到肺。看得出其用心,但劇情卻未能將群眾情緒推向極致,片中一直不嫌其煩地在談及如何堅守公義的原則問題,那份熱血令人動容。一個名為普城的地方,一直由保衛團團長楊克難看守,某日從石頭城走來的軍閥少帥曹少璘隻身出現,並在普城內殺害了3人,民怨四起,大家紛紛說要把他問吊。豈料,曹軍上校此時出現,表明如果普城處死曹少璘,城內全部人都要陪葬。那夜,堅定的楊克難面對著村民像《十個救火的少年》般逐個臨陣退縮,需要的是更多的勇氣才能寸步不讓。
有些事,即使自知做得對,但面對周遭所有人的反對,人類這種群體動物難免會信念動搖。再者,這個殺人犯麻木不仁,放了他,村民真的有救?不論情理或邏輯也說不通,但電影就是表現了最現實的荒謬。正義感如果不能感染到更多人,單單一人具有正義感也無法令事情好轉,當你很想堅守是非黑白時,看著同僚跟你說:「跪住先啦!」你還能做甚麼?明知一跪便無得走回頭路,跪完只會令你失去尊嚴,但換不到安全與保障,這類人大有人在,人們總是相信壞蛋會放你一馬,大家都喜歡讓步以換取多一分鐘安泰。
 

雞蛋與高牆
至於普城為何叫普城?「普」字是否有任何意義?奸角曹少璘的父親叫曹瑛,怎麼「瑛」字又如此熟悉?戲中馬鋒咬著的雞蛋,與守衛「石頭」城的師兄張亦上校,感覺像是雞蛋與高牆化身。陳木勝導演的一片丹心都寫在電影上,整部片處處藏有貼地的警世意味,當中縱有情理不通之處,但說實話,又有幾多情理全通的事情發生在現實世界?荒誕才是今日社會的最貼切寫照。


心雨~八十後廢青,慢活態度,人生就是不停的看電影。
FB:MoonriseRainy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