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C觀點 - 施永青
特朗普死性不改 很難有機會當選

2016年08月12日
   

 

原先以為,特朗普成功奪得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資格後,會調整他的偏激政策,以爭取更多的中間派的支持。因為,出奇制勝的策略只宜用在初選,到正式大選時,一定要展現出「以正治國」的能力。但特朗普似乎並不明白這個道理。這令美國人擔心,若然讓特朗普上台,美國將把先賢建立起來的根基一一斷送,從此走向沒落。
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憑民族共融吸納了全球精英來美國尋夢,令美國成為世界最强的國家。但特朗普的言行,顯示他不但歧視墨西哥移民,其實亦歧視已在美國生活了多代的非洲裔黑人。他這種性格的人,活早幾年,可能已加入了三K黨。若然讓他當選,只會促使黑人組織起來對抗,令國內的種族矛盾激化,社會沒法安寧。
特朗普以勇於四處點火為榮。開始時,還可以起吸引注意的作用,但變本加厲之後,卻變成四處樹敵,肯支持他的人已愈來愈少。他對穆斯林的態度,令美國的回教徒絕大部分都不會投票給他。日前,更與信奉穆斯林的陣亡將士的父親公開對罵,不但得罪了穆斯林人,連軍人家屬對他也很有意見。
他被揭露,年輕時曾5次拒服兵役,4次以升學為由,第五次靠醫生證明他不適宜服役。美國的退休軍人很懷疑這樣的人是否真的願意為國家服務,不想讓這樣的人當三軍總司令。曾經當軍的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就至今仍拒絕支持特朗普。特朗普最不聰明的是,明知他的對手是一位女性,仍本性畢露地展示他的大男人主義。他對女性承擔生兒育女的天職不但不感恩,還譏笑女性在生理周期期間情緒不穩定。他用這麼冷漠的態度對待女性的天生之痛,令全國女性都對他難有好感。
美國有一半選民是女性,而女性參與投票的積極性,素來比男性高,得罪女性是特朗普最大的失著。再者,他今次的對手偏偏是一個女性,而且還是美國首個女性總統候選人,有首次出現的優勢。因此,美國的女性選民應更傾向選希拉莉,而不是選特朗普。本來,特朗普來自商界,應有條件爭取到更多的商界支持。但特朗普在商界的地位不高。他曾多次落入破產邊緣,靠著借貸過關。很多互聯網的創新者都看不起他,認為他靠開賭,靠地產投資,對社會的增值不大。連純靠投資的巴菲特都不支持他。
再者,他對自己不熟悉的金融業也大發議論,聽得行內人大吃一驚,擔心讓他上台,只會令基礎已相對較弱的金融市場再起波折,又再陷入危機。
從以上的種種跡象看來,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機會不高。若果這樣的人也可以當選,那就代表美國真的變了,而且是朝著對美國不利的方向去變,只有美國的敵人,才樂於看到這種轉變。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