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政經密碼 - 周顯
證監會外行管內行

2016年08月05日
  • 證監會董事會缺乏證券業人士。(資料圖片)

   

 

香港證監會作為股票市場的監管機構,問題當然有很多,但最大的問題在甚麼地方呢?
證監會主席唐家成,畢馬威會計師樓出身,行政總裁歐達禮,律師出身,後來進入了證監打工。執行董事歐建新唸律師專業,曾在加拿大政府任職證券監管部門多年,蔡鳳儀、何賢通進入證監會之前,是香港的執業律師,梁鳳儀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雷祺光在證監會工作了二十年,是根正苗紅的證監會紅褲仔出身。
以上的人,沒有一個是證券專業。
說到非執行董事,區嘯翔是香港立信德豪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主席,鄭國漢是嶺南大學校長兼經濟學講座教授,黃嘉純是胡百全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及聯席主席,高育賢是富而德律師事務所中國區主席、合夥人,王鳴峰是香港德輔大律師事務所資深大律師,以上的,沒有一個做過證券工作。
比較扯上關係的,黃天祐是中遠太平洋有限公司(1199)執行董事兼董事副總經理,負責資本市場運作,也是華融國際(993)的獨立非執董,另外一位證監會的非執董,則是馬雪征,她曾經是聯想集團財務總監,在美國的大型基金TPG當過董事總經理,現任博裕資本董事長,其股東包括了黑石,李嘉誠基金會,但最有名的,還得數江澤民的孫兒江志成。
 
馬雪征「此馬來頭大」,管理大型基金,當然是勝任有餘,可是,她來港只有3年,說她不會太過瞭解香港證券行業的實質運作,相信是中肯的評論,同樣地,黃天祐雖是上市公司要員,但上市公司和證券行業,也是兩個行業,說他不會瞭解證券公司的經營模式,相信也是錯不了的。
所以,我說證監會是證券的外行人,對於股票市場幾乎一竅不通,卻來指指點點,是客觀的評論。正因盲人管瞎馬,證監會的政策,往往是捉賊不成,反而扼殺了本行,行內自然也不心服。
我當然並不認為,證監會應該聘請大量的證券業人士,作為引路人,因為這會造成兩者互通消息、互打籠通,所以,證監會和證券業作出大尺度的隔絕,是正確的做法。
但另一方面,證監會的董事局內,應有證券業的代表,為董事局提供行內的、專業的意見,由於董事局會議不涉及具體運作,也不虞出現裏應外合打籠通的情況。這才是合理的做法。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