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真假政經 - 王慧麟
文明的氣度

2016年08月05日
   

 

好幾年前,師傅彈咗單嘢要我幫手。話晒都係鬼佬,佢都問得好客氣,問我有冇時間。唉!師傅落單,點敢說不呢?以為又係大堆頭嘢,但今次只有一樣嘢:1930年代的中國民法,對於一個合法婚姻,有沒有一些明文規定的程序要跟呢?
 
真係考起。因為我嗰陣都係做關於「妾」的研究,而唔係所有婚姻法的東西。嚴格嚟講,1931年中國民法出街之後,中國法律上係不承認「妾」的存在。既然唔承認,咁其實都冇咁專登理解,中國民法點樣承認一段合法婚姻。
 
於是再問回師傅,點解咁樣問呢?因為唔問詳情的話,我求其響趙冰關於中華民國婚姻法的著作,影印幾版紙就可以應付。後來,師傅再響視像度講多幾句,原來係同香港有關。因為香港響五十年代,承認依據中華民國民法下結合的婚姻關係,所以想多啲資料咁話。
 
一時間,我只係話,趙冰都講得好清楚。因為響大清律例之中,係無所謂婚姻構成的要件,響清律關於婚姻要件的描述,例如三書六禮之類,都係由唐律到清律之間,不斷演進的演繹。律中有云,婚姻要由父母去主婚,但冇律例冇話一定要做足三書六禮,唔做足就一定唔係婚姻。原因好簡單:窮人的婚姻,連三書六禮的一書都畀唔起,鄉下太窮又少人,可能媒妁都冇,點搞呢?唔通窮L宅男永遠都要做風一樣的男人咩?所以,三書六禮唔做足就唔係有夫妻關係呢?未必也。
 
民國立國初期,民法都未有住,已經有社會運動,推動婚姻法改革。其中一樣嘢,就係自由戀愛呀之類,但係有個好大的文化改革,就係唔要繁文縟節。進步人士聲稱,上世紀嗰啲乜嘢主婚呀,媒妁呀之類,好out。依家要同世界接軌。點樣接呢,就係有婚姻儀式的改革。自由戀愛嘛,想結就可結,父母放兩邊。咁法律上有乜嘢可以幫到手呢?法律專家左度右度,於是響新嘅民法,認可咗一種新嘅婚姻方式,就係結婚儀式要公開,同埋要有兩個證人響度就得。至於父母主婚之下嘅婚姻呢?咁都要尊重一下父母,但係,即係有父母主婚,都要對新人同意至得,唔係父母話晒事。
 
呢套嘢,都唔係去到強制登記婚姻咁樣,但已經係一個非常文明及慳皮之操作。公開嘛,響條街嗰度,請街坊食餐飯啦,或者上天台都得,而且,個個人行過都見到,隨時恭賀對新人,仲唔係公開乎?至於兩個證人?求其搵兩個friends就得啦,老師結婚搵校長及主任啦,畫家藝術家要結合,搵同門師兄弟姊妹做證人搞掂晒。
 
呢種文明婚姻的儀式,原來係脫胎自日本民法,而日本仔就抄德國佬。香港的婚姻糾紛,就係響儀式公開(點為之公開?酒樓係唔係?)兩個證人係邊位,朋友得唔得等爭拗了。
 
(研究札記之四)

回首頁      列印

 

/10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