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從七月四日到七月十四(二之二)

2016年07月29日
   

 

前文提到,七月四日成為美國獨立紀念日,由此,獨立戰爭成為該國最值得自豪的建國史起點。眼前,與北美人民獨立,最終贏得對英戰爭,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法蘭西共和國,其首都巴黎,卻在「巴士底日」—該國國慶,遇上規模鮮見的大型恐襲。有司機先以重型汽車撞向歡騰的人群,再以自動武器掃射。
當法國執法部隊趕至現場,兇手未有束手就擒之餘,又展開了更激烈的駁火。從現場圖片、影片所見,因是肇事汽車的擋風玻璃,就被數十枚子彈穿透;最終,司機被殺。兇案的背景、過程和後續影響,尚在調查當中;然而,就兇徒準備之充足、所造成傷亡之慘重,以及與武裝人員的激烈對抗看來,亦屬於策劃良久的恐怖襲擊。否則,在武器查禁較嚴的法國,斷無可能從合法渠道,取得如此大量自動、半自動武器。
與此同時,保守黨迎任黨魁,亦即英國第二位女首相——文翠珊宣布內閣人選;無論是留歐脫歐,英國與法國、倫敦與巴黎—這對隔海相望的難兄難弟,正在面臨更複雜多變、毫不明朗的未來。究竟英國人選擇脫歐,會否因為政治、經濟、社會、文化門檻收窄,加強對歐陸人員的控制,就得以更有效地保障國民利益,尤其是安全利益,眼前實在難以論斷。筆者卻愈發相信,未來一年之內,法國隨著大選帶來的變局和不確定因素,將深刻地影響著歐盟的發展。
總體而言,法國人的排外情緒和右翼勢力,遠比英國人要強烈得多。在英國,即便是保守黨,所謂「右翼」、「右傾」,也基本局限在公共財政、社會開銷方面,是出發自社會階級,而非民族文化的「右」。而英國工黨,除了具有維護工會、勞工階層的傳統,同時也傳承著更包容、更多元的社會文化訴求。與此相反,單在法國中下階層,不同民族、宗教、膚色的衝突就無日無之,成為巴黎等大城市最頭痛的社會難題之一。
隨著所謂「恐怖主義」本土化,是次肇禍的兇手,與境外組織和戰爭有多大聯繫,固然暫時尚未釐清;但很容易在未來國會大選中,發酵成排除移民、排除少數族裔和宗教的藉口。事實上,和英、美不同,法國選舉制度有利小黨生存;一些容易引起民眾共鳴、恐慌的話題,特別容易主導整場大選,而壓縮了冷靜思考、理性選擇的空間。繼英國之後,德國還會失去法國嗎?假如不願如此,德國可操作的空間又有多少?且持續觀察並分析之。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2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