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真假政經 - 王慧麟
半欽點半選舉

2016年07月29日
   

 

民國成立之後,大概主流都係點樣唱好革命,唱衰對家。呢種晚清官吏腐敗無能滿族滿頇無能的形象,素來係中國近代史觀的主流。講得多,大家都信咗呢套,自然就一嘢將唔支持國民革命的人士唱到一文不值。
讀書有乜用?就係學識懷疑自己過往讀嗰嘢究竟係未真係咁樣,然後就有一種動力去問個究竟。晚清時期,大清國搖搖欲墜,有壓力盡快推動君主立憲。大清國有個時間表去推動完成,無耐響1910年成立了資政院,為日後國會成立做定熱身。
我要搵資政院的議會討論內容,係因為想知道清末法律改革嗰陣,究竟嗰班議員係講過乜嘢,例如大清國國籍法。大家唔好以為,當時資政院好似香港立法會咁樣有憲報有會議紀錄。原來唔係,因為無耐大清國收檔,呢檔資政院亦都摺埋,於是又無官方會議紀錄之類留低。近年有學者將日本佬存底嘅會議速記搵到,重新編排出街,果真係研究者福音。
我要睇嘅係刑律,但都要睇埋其他討論。資政院傾得最多嘅係budget,係,係大清國的筆直,而且亦係相當認真去討論啲收入、地方稅收及支出原則等,搞到真係好鬼長,咁樣亦真係累街坊,因為拖住其他事項之討論。
睇完裡面的發言質素,就會出現一些有趣之地方。因為資政院的組成有些蠱惑,一半係由政府欽點,一半就由各省諮議局互選產生,一半一半互相制衡。各省利益又唔同,意見多是紛紜,於是有議案討論,多是口沫橫飛,保皇民選互劈。從議場紀錄可見,實際上真正的保皇黨(喂!由大清國委任的議員一定係保皇吧!)發言的次數比較少,而且質素麻麻,講啲嘢真係好唔得,成日就係想卡住討論。轉眼間,忽然見到一啲發言,字字珠璣,有紋有路,係乜傢伙?原來係民選議員,其中一個亮眼的新星,叫做雷奮。佢痛陳保皇黨唔肯支持修法以走改革之路,佢亦有能力分開法律同道德之關係,力陳法律就係法律,道德就係道德,現代法律就唔應該帶有道德性,將法律賦與道德責任係不符法之精神,與保皇黨開大火。睇完我都震一震,check下佢CV,原來佢係負笈東洋,就讀早稻田大學政法方向,難怪講起法律原則,有料到。
坦白講,呢啲說法,香港依家啲立法會議員都未必講得出。當然,雷奮呢類人士,係立憲派,響清末主流歷史論述裡面係輸家,自然冇乜人會理,而且,資政院係大清國塗脂抹粉之機構,裡面坐響度嘅人都係主張君主立憲之緩進改革人士,即係和理非非,點會有革命黨人走去參選呢?早響一百年前,搞打倒大清國獨立建立民國之革命派,都仲守住政治道德底線,頭腦好清楚。
(研究札記之三)

回首頁      列印

 

/12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