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政經密碼 - 周顯
公眾利益凌駕業界和散戶

2016年07月28日
  • 賭場需考慮聲譽及公正。(資料圖片)

   

 

前幾天,有雜誌訪問我,由於是不能推的老友,所以也只好接受了。在訪問中,對方問我,對於證監會和交易所的諮詢文件對業界的影響,有何看法?當然了,他們都是反對諮詢文件內容的。
 
我的回答是,現在是講公共政策,如果你講私人利益,是錯了,如果你講業界利益,也是錯了,甚至是講保障散戶,也不是完全正確,為甚麼呢?因為最重要的,是公眾利益。對,我們講公共政策,制高點是為整個社會謀最大的利益,其他的,都只能是次要。
 
我打一個比方說,就是社會開賭場,如澳門,當然是進入去的賭仔,都是十賭九輸,不輸的那第十個,也是長賭必輸。但為甚麼一些國家仍要開賭場呢?答案是,開賭場可促進經濟,促進整個社會繁榮,故賭仔輸錢,反而是其次的考慮了。
 
但是,在賭場的世界,也有別的高層次考慮,就是賭局是否公正,如有些賭桌是否出千,因一來出千會影響整個賭城聲譽和公正性,二來,出千也會令到很多賭仔怕怕,影響了整個賭城的收入。如再跳高一層去考慮公共利益,也有人會質疑,一個倚賴賭場為主要收入的城市,應開拓多元化收入,當然,多元化收入也必定影響GDP,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只有3種收入是最高的,一是金融,二是高科技,三是賭博,任何的產業多元化,都只會把GDP拉低。
 
但由於產業的分工,任何一個城市只能把精力集中於一種高增值產業,只有一個大國才可多種產業並存。但產業多元化也不無好處,就是可令國民收入更穩健。究竟收入高和收入穩定,在這兩者之間,又應如何保持平衡呢?
 
就我本人利益而言,自然是愈多人參與香港的金融事業愈好,因為餅愈大,我的潛在收入也愈高。但就公共利益而言,現行金融條例令太多散戶作出不必要的高頻買賣,及強積金的推行等,這些都是對我有利,但我卻反對的。無他,作為一個無權無勇、人微言輕的小股民,不管如何發聲講老實話,都不會損害到自己的利益。
 
就諮詢文件而言的老實話,很簡單,我要求的只是透明化、制度化,不要讓證監一會獨大,一言堂辦事,隻手遮天,而是希望有所監督、有所制衡,讓業界和股民有法可依,僅此而已。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