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政經密碼 - 周顯
現在是像一戰前,還是兩戰間?

2016年07月25日
  • 特朗普(左)大打民粹牌。旁為其妻。(資料圖片)

   

 

長期而言,我最擔心的事,當然是死亡,但是,這日子始終要來,要擔心也擔心不了這麼多,其次擔心的,就是在我的死亡之前,世界已經大亂,甚至已經大戰,那就非但可能令我的死亡加速,也肯定會令我的活著變得十分痛苦。
不幸的是,看現時的政經局勢發展,未來的世界大亂很可能成為現實。
很多人說,現在中國的崛起,有點像當年德國的崛起,引起了以英美為首的大國的不安,從而有可能引起戰爭。這即是說,現時的局勢有點像一次大戰以前,德國和英美法俄這四個大國的利益衝突,因為一點點小事,便可引起了歐戰。
但我看現時的局勢,則又有點像兩次大戰的中間,即1918年至1939年的二十多年。
在當時,戰敗後的德國深深不忿,認為自己並沒有打輸了戰爭,只是因為國內的猶太人背叛了國家,未打輸便投降,因而才有後來的希特拉上台,企圖為一戰之敗而翻盤。在九十年代,蘇聯打輸了冷戰,結果崩潰,俄羅斯人也認為自己是戰鬥民族,不戰而敗,只是因為被自己人出賣了,所以才有強人普京的上台,也是企圖翻盤。
 
1929年後,美國經濟大蕭條,全世界陷入不景氣,各國開始把自己的經濟問題,歸咎於其他國家。這也好像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的狀況。這種客觀狀況,令到民主倒退,政治強人登場。
理論是:凡是因為政府無能,人民不滿現狀,都會有利於民粹和仇外。這些強人正是以極端民粹的政綱,去取悅民眾,當年的希特拉和墨索里尼,今日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以及美國的總統候選人特朗普,都是大打強烈的民粹牌和排外牌,作為取勝的招數。
奇怪的是,當經濟衰退時,人民反而更加排外,貿易壁壘會更加多,這會令到世界貿易減少,衰退加劇。兩次大戰之間是如此,俄羅斯已被孤立,英國也要脫離歐盟,美國如果由特朗普當了總統,也很可能會走這條不歸路。
更不用提在當時,恐怖主義盛行,一戰的導火線,正是因為奧地利王儲被極端民族分子所暗殺,而現在,因為一宗受爭議性的大型恐怖活動而令到各國歸邊,變成對峙,也並非沒有可能的事……
簡單點說,歷史會重複,但會以人們意想不到的方式去重複,而我,唯一的擔心,只是過唔到老啫。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逢周一、三至五刊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