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從七月四日到七月十四(二之一)

2016年07月22日
   

 

回首一九七零、八零年代,本身就是越戰退役老兵的美國導演奧利華.史東(Oliver Stone)成為越戰片專家;及至一九九零年代,本來越戰電影大潮已過,像《殺戮戰場》、《現代啟示錄》等已成經典,某些主演,如馬田.冼、馬龍.白蘭老已漸漸過氣。
 
連史泰龍飾演的一代英雄John Rambo,也要從越南轉戰阿富汗,繼續對抗蘇軍和社會主義;奧利華.史東卻夥拍當時竄起的湯告魯斯,以自傳體小說拍成《生於七月四日》,成為越戰片的又一代表作。其實該戲很深刻地探討個人與國家,尤其是愛國主義和自由主義、理想與現實的矛盾與糾葛,遠遠不是一齣簡單的戰爭片,或愛國電影。
 
自該時起,有看過該部電影,或追隨過湯告魯斯的香港影迷,或許就記得七月四日就是美國國慶。其實,美國真正成為較為穩定的主權國家,還須經過此後維持了愈百年的大大小小數十場戰爭。因此,把七月四日稱為「獨立紀念日」,而不是一般的「國慶」,倒是名實相符的。
 
同樣在一九九零年代,美國不只擺脫了越戰的困擾,沒有主權、領土分裂的虞慮,更在冷戰中大獲全勝;老對手蘇聯自潰人前,華府自然對唯一社會主義大國——中國,躍躍欲試。八九六四的血紅慘劇,成為紅色陣營中的黑天鵝事件;「蘇東波」由是刮起,且一發不可收,繼波羅的海三國宣告獨立後,華沙公約掀起一場接一場基本不流血的自由革命。
 
蘇聯躲不過初一,中共卻度過了十五;八九六四未有造成紅色中國崩解,緊隨而來的台海風雲,卻著實讓就位未久的江澤民,捏一把冷汗。在一輪文攻武嚇,以及與華府的討價還價後,兩岸最終未兵戎相見。然而,台灣的去中國化,卻由暗湧成為主流。無論如何,當北京氣息稍定,即構想以法律制衡台獨。
 
最後,以「反分裂」,而非「反獨立」為名,據悉亦是考慮到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將軍領導的是「獨立戰爭」;而林肯卻以「反對分裂」為由,興師南征。直到今天,美國的科幻大片仍不忘那一場「獨立」而非「分裂」戰爭的光輝歷史,二十年來兩度抵抗外星大軍,也要以ID4為名。眼前,並非七月四日,而是七月十四日,再度染血;受傷的,卻是由「巴士底日」引發大革命的法國。在共和國成立日再受嚴重恐襲的巴黎,如何重新站起來?且於後文再敘。 
 
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
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