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足球怪傑 - 袁文傑
遺憾的雙盃嘜

2016年07月15日
   

 

相信任何一名球迷在其睇波生涯之中,極罕有地遇到歐、美兩大洲的國家盃賽同時交織奉上,到頭來卻是:納悶、遺憾、然後是「更沉悶」,最後,居然可以就此作結!
話又先說回來,今次在法國舉行的歐國盃,能在一片恐襲風潮底下安全度過,是萬幸的,但眾球隊亦可能為了尋求安全而大踢悶波,全部51場比賽的大部分賽事,都令球迷安穩至「入定」——這卻難為了遠在天際另一面的我們,連夜被悶氣睡意打敗,未到中期,索性早睡早起,來個球賽自選重溫,以免身心俱疲!
歐國盃擴軍至24隊的決賽周,必定有人叫好,實際上卻只有一隊會名副其實地讚同,那就是葡萄牙!他們在分組賽僅以第三名晉級,如果沒有這新的賽制,又哪來這冠軍?葡萄牙奪冠被不少人喻為極欠說服力,沒有王者風範(當然,他們的決賽對手法國也不高到哪裡),我喜歡逆思維,首先,明明大放悶氣的球隊又不止他們,但只有葡國能過關斬將,他們分組賽3仗俱和,馬上閃過一個畫面……在那遙遠的1982年世界盃,有一支叫意大利的球隊也是渾渾噩噩地在小組3仗全和,最後卻遇神殺神,包括最好睇的大熱門巴西,捧走世界盃!
其次,葡萄牙教練山度士之前執教過希臘國家隊數年,手執一班呆板二流人腳,卻從未缺席決賽周,可惜因為是希臘,能力至此,已是功績不小,卻未引起廣泛注目。這位曾執教葡國三大班霸(波圖、賓菲加、士砵亭)及AEK雅典之老帥,尤如易筋經上身般將這支統稱為「C朗之一人球隊」的葡萄牙,改造成整體,抹去球員表演色彩,植入希臘之前不慍不火急也急不來、永遠只有三波速率的踢法。適逢一眾強隊在下線自相殘殺或自爆,傷心養性的葡萄牙終於創造國家歷史,如果昔日名宿「黑豹」尤西比奧能支撐到這刻才離去,那有多美好……
另一方面,本屆歐國盃亦是一個戰術大熔爐,球隊按各自本身能力,演出其風格哲學。不過,無論是意大利的防範、威爾斯的352囤積人腳在後由個別球員在前發揮,抑或甚為機動的克羅地亞、傳統英式的北愛,我們所看到的,像是一套套懷舊戰術觀禮,這有微調改良的必要性。另外,只有德國和西班牙能呈現場面上的統治力,可惜同樣無功而還!
美洲國家盃則已淪為黑金風暴下之產物,所以去年一屆,今年再一屆,也使智利一不發市,一發市連續兩年稱霸。這是最壞的年代,亦是最好的年代——連續兩年不敵智利的阿根廷,頭號球星美斯身心俱疲,稅案風波纏身,自己國家足協主管連應有的安排也做得不好,2014至16年連續3次踢決賽都失手(1次世界盃、兩次美洲盃),唯有退出以謝天下。這年代,有人憐憫,亦自有人追打落水狗,說他不配當球王,到了全國呼籲哀求或收回成命,期待榮光再臨,但那邊廂C朗卻搶先一步為國爭光,這就是命!
智利、阿根廷,還有那支沒落的巴西(就看看新教練迪堤如何收拾鄧加的爛攤子),這屆美洲盃由於百周年紀念,也擴至16隊,加入中北美洲包括主辦國美國等出戰,但只要巴西、阿根廷失手,就會被喻為災難,這是不變定律,可是論場面及可觀性,美洲盃總算比歐國盃有娛樂性得多。


袁文傑(Andrew Yuen) ,一個演員,從小熱愛音樂、足球運動及寫作,希望藉著這個媒體平台與大家分享,喜愛的球隊為德國、阿仙奴;欣賞的歌手/組合有張國榮及Duran Duran等。

回首頁      列印

 

/11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