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清風不識字 - 許楨
從英國公投看政黨政治危機(二之二﹚

2016年07月15日
   

 

回首20、21世紀之交,英國在工黨領袖下擁抱「平的世界」。貝理雅從國際聲望到國內政績,無疑都是戰後最成功的工黨首相。從1990年代過渡到世紀初的英國榮景,卻在財相白高敦接掌權力後無以為繼。英國人揮舞手中選票,讓白氏下臺,迎來了「保守黨—自民黨」的左右共治。
總之,該次政權易手在英國政治史中,頗顯怪異;選民其實不大能說出白高敦的壞,也看不太出兩個貌合神離的政黨,將如何組成振奮人心的聯合政府。事實上,保守黨、自由民主黨的蜜月期很快便結束,其執政聯盟瓦解。保守黨黨魁卡梅倫,成為近代支持度最低的首相,然而,一場接一場的統獨操作,卻有效地鞏固該黨執政權。
卡氏首度兵行險著,正是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該次公投,在政策上,蘇格蘭得以留在聯合王國之中,確實符合全國上下利益,也讓保守黨在政治上更顯強勢。無論是否出於保守黨或卡梅倫本人事前計算,緊隨而至的全國大選,蘇格蘭出現了排山倒海的「補償性投票取向」。獨立不成的蘇格蘭各派選民,將大量選票從工黨轉移至蘇格蘭本土獨派政黨,尤其是集中到民族黨身上。
選民的抉擇固然有其緣由,而且值得尊重。但客觀上,卡梅倫成功迫使白高敦陷入兩難—高調挺「統」亡黨,不願挺「統」亡國。「蘇獨公投」過後,工黨在全國大選兵敗如山倒,在短期內萎縮成中型政黨,從下到上都無法再制衡執政保守黨。
然而,福兮禍所伏,正因為即便經濟復甦緩慢,保守黨仍然得以擴大國會議席優勢。卡梅倫仍然敢作政治豪賭,再一次操弄統獨議題,劍指歐盟;最終不只保守黨深陷分裂,英國上下也難逃厄運。眼前,卡梅倫新敗,卻不等同Boris Johnson必勝。當然,無論這對難兄難弟如何廝殺,都沒有工黨再起的機會。
蘇格蘭必將啟動「脫英入歐」公投,無論成敗都無復再成為工黨票倉。但反躬自省,工黨又能怪得了誰?就在貝理雅、白高敦入主唐寧街的十多年間,倫敦先拔頭籌,超越紐約成為環球第一金融中心;然而,首都圈外的中老年英格蘭人,生活又可有寸進?
除了倫敦及少數世界級大學城,作為聯合王國主體的英格蘭,尤其是東北、西北的原工業重鎮,又得到過工黨領袖的垂顧嗎?英國製造業、工程界每況愈下二十年,以工會為基礎的工黨,又可曾提出過任何良方?既然工黨徹底背棄了工人階級和退休老人,還有甚麼資格苛責,從來未有在全球化、歐洲一體化中獲益的大多數英格蘭人呢? 中國經濟史博士,香港智明研究所總監,從事城市網絡研究。逢周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1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