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真假政經 - 王慧麟
海牙常川公斷院

2016年07月15日
   

 

睇緊晚清法律大師的奏摺。其實識古文相當重要。香江教育制度唔去教中國古代範文,將來做中國研究畀某個國家壟斷晒,咁班香港青年,仲邊有能力去想像另一個中國之主體呢?連中國主體之另類想像都冇,點樣去想像香港的新主體呢?
廢話少講。響沈家本嘅關於制定律例之奏摺,裡面提到一件事,就係海牙會議裡面,由於中國法律水平唔高,畀人當作第三等國云云。原奏摺曰:「傳聞此次海牙之會,以我國法律不同之故,抑居三等。」
抓破頭。海牙會?乜嘢會?印象中,海牙會議係講仲裁。不過,成百幾年前,發生乜事呢?查沈家本的奏摺於1907年撰寫,搵google大神,就搵到海牙會議。1907年,有所謂第二次海牙會議,由當時俄國主催,主要都係列強討論一系列國際法的事宜。清國係小國,維基點會有關於中國的東西。
問題在於,即使列強點寸,斷估都唔會話,清國法律水平低,淪為第三等啩?咁即係全球之法律係分為三等,咁二等都睇怕會嘈到拆天啩?於是,就響沈家本之基礎上,睇下其他相關奏摺。原來沈大師講緊嘅,1907年響海牙開咗一個保和會。咁樣就容易了。打了保和會,年份,就彈出了一大堆唔知乜嘢的資料,但就發現了台灣歷史學者唐啟華教授的論文,《清末民初中國對「海牙保和會」的參與:1899-1917》。一睇內文,明晒。
原來保和會就係Hague Peace Conference,響當時中國的譯名。我等殖民地奴化教育長大的英帝走狗,一見到呢個,即刻將當年國際法的東西谷晒上腦,臉都紅晒。三扒兩撥就識得響書櫃之中搵到些少背景也。
唐教授考證,當年清國派了代表出席海牙會議,但係,中國代表響列強之中,bargaining power梗係低,而且畀人糟質者多。論文經常提到,清國響外交上經驗尚淺,成日出現一啲錯事。但係點都好,係有據理力爭嘅。當時會議係傾咗好多條約,當中有一樣係,點樣跟進響1899年倡議成立的國際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哦……,清國當時稱為「海牙常川公斷院」。原來,1907年的會議,係點樣畀錢及組成。
唐教授指出,當時美帝代表,提出一個方案,響呢個非常設的法院外,另設新院,並按國家法律之完備程度,分為美德法英奧意俄日各得一席,其他的就由9個國家出任,分為10、4、2、1年期。土耳其有10年,但清國只有4年。哦……所以,就出現了沈大師之前的奏摺中,清國位居三等!
但美帝之建議太過分,反來在會議中被掃低。不過,「被掃低」呢件事,唔多覺響沈大師其他奏摺中澄清。結果,響你抄我抄之下,其他奏摺中,就話中國響海牙會之中,畀列強話,清國法律位列世界三等。
其實做官嘅嘢,係未都係興抄來抄去呢? (研究札記之二)

回首頁      列印

 

/11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