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要《行》前先有進步

2016年07月12日
   

 

等電影《三人行》(下稱《三》)上映等到頸長,為杜Sir片餓了好久,加上《三》由游乃海監製及編劇,屬本地影像跟劇本的超強配搭,由於本人屬於粉絲,以下言談或許不夠中肯(利申先),但今天讀者很醒,已懂自行過濾及判斷含水量。望著《三》的海報, 腦裡Pop up了11年的《奪命金》畫面──三腳豹、Teresa Chan 和張正方並不相識,各在自己的「職場」世界,徘徊於妥協還是堅持之間,在觀眾的視點下,他們不時在同一場景出現,沒相遇也不相識,卻活在同一個「灰色」天空下;前陣子的《樹大招風》則屬另一種三人行,角色走近了,三大賊王最後通了一次電話,而《三》則讓3位主角團聚,來一次埋身肉搏,然而,今次警匪鬥智、開火,場景卻發生在一間救人的醫院裡。


仁醫心裡有暗鬼 
在醫院裡開槍、殺人不是新鮮事,吳宇森早有前科,但今回醫院不是個見紅的布景板,而是全片的主菜。說白一點,警匪格局只是個吸引人進場的頭盤,趙薇飾演的腦科醫生佟倩才是《三》的主角。醫生一直予人高高在上之感,在手術台操控病人生死,有你講冇我講的權威人士,他們跟擁有執法權的差人類近,當差人背後辛酸等橋段已沒吸引力後,《三》有趣之處是,設定重犯張禮信(鍾漢良飾)受傷入院,總督察陳偉樂(古天樂飾)需要盡快找出其同謀,而佟倩則在醫院這個主場工作,順理成章加入他倆的角力,成了第三股氣場,警匪雙方都爭相與她結盟。佟倩需在公眾利益和病人權益下,作出道德抉擇,然而,道德兩難只是游乃海與杜Sir布下的局,目的並非探討如何作出合情合理的決定,而是要掏出醫生心中那隻鬼(《神探》的說法),醫生看似高人一等,但也不過是個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受著貪嗔癡的誘惑。

 
是實驗還是延伸?
信心比技巧重要,連番失誤、挫折令佟倩質疑自己,心裡的鬼乘虛而入,誘人不惜一切要去「執著」,愈陷愈深,表面而言,重犯張禮信是佟倩和陳偉樂心底的夢魘,但同時也是一面可貴鏡子,照出制服背後的自己那個未知的一面。場景換了,《大隻佬》依然說話,告誡著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張禮信的人物設定是全片的一個亮點,在場景限制下,只能用上有趣對白(有心思)呈現罪犯的機智,有難度,效果有鮮味,鍾漢良演出算有驚喜,只略為有點over,趙薇確實很努力去演,但總帶著點國內味,在香港片的setting裡略嫌格格不入,接近尾場的槍戰稍欠部署,同黨潛入醫院救犯,以為很高智,原來只是肉搏,但槍戰設計又令我想起《非常突然》的蒼茫。《三》片實驗味道頗重,入場前要有心理準備,好東西總不是一次就能練成。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