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真假政經 - 王慧麟
權由天畀

2016年07月08日
   

 

「權由天畀,於法律實不應有厚薄之殊」,究竟清末法律改革大師沈家本有冇講過呢?
看黃源盛教授大作《晚清禁革奴婢買賣的理念與實踐》,有呢句,話說係來自沈家本有份之奏摺。
聽落去好似有點道理,又好似唔係。我唔係沈大師專家,讀親都係佢對清律內婚姻法嘅分析,但好似未見過沈大師講過。
黃教授係清末法律改革權威,冇理由錯。好!搵下呢句嘢來歷。
 
先搵谷歌大師。佢立即射畀當年本人上司某院長,呢條友……well, 佢本中國人權思想史巨著裡面,出現「權由天畀」四個字,係響討論嚴復之章節中,但無講到出處。
咦!莫非呢句出自嚴復?昃番呢本人權思想嘅書,裡面引用嚴復嘅資料,不外乎係《究世變之亟》、《原強》、《闢韓》等,拿拿臨去圖書館借啦。借咗套《嚴復集》,睇之,順便昃埋嚴sir響《原富論》、《法意》等按語,都唔見有「權由天畀」,有啲失望。
 
回歸谷歌大神。佢射咗去李念祖教授嘅一篇論文,佢有引用呢句,仲有footnote:「語出奕劻等編,《欽定大清現行刑律》〈宣統朝〉,奏疏,宣統二年(1911)四月。收入《清代各部院則例》 (香港,蝠池 書院,2004)第32冊」。唔係嘛,《清代各部院則例》?邊度有?原來城大有噃!於是,搵一日朝早撲去城大。原來呢套嘢,收埋響一間房裡面。我都唔知第32冊係未真係有《欽定大清現行刑律》。是但啦,揭開咗,咦,真係前後搵咗一大輪,唔見有呢句「權由天畀」,唔通我眼花?
 
谷歌大神都點咗我去中國學者啲大作。唔知點解,個個都當晒係沈大師之說話 。遙想黃教授嗰篇文,引述過徐祥民及劉遠征寫嘅〈黎王氏案‧沈家本奏議‧人格平等觀念在清末法律中的引入〉載:《沈家本與中國法律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於是就去圖書館嗰啲電子書度搵,搵到呢篇文章。呢篇文章勁呀,佢有話沈大師講咗呢句「權由天畀」,但出處就射咗去呢本:《中華文化通志.法學志》第196頁。結果呢,我又走咗去睇呢本書。呢本書之作者仲奇,斬釘截鐵地話係沈大師之原話,出處係奇中之奇:「沈家本:《修正刑律草案》」有㗎咩?邊度嚟㗎?
 
傻更更之時,不如就去番黃教授嗰本必備書《法律繼受與近代中國法》,裡面嘅〈從傳統身份差等到近代平權立法〉來看個究竟。佢原來引用咗李貴連教授嘅有關沈大師之年譜。就響嗰度,李貴連就印晒成份奏摺。噢!撲來撲去,原來響呢度出嚟。
其實,最後,黃教授響佢本巨著,《晚清民國史料輯注》下冊已經錄有呢個奏摺,唔使周圍搵,真係大愛人間。
黃教授從頭到尾,都話呢句嘢係佢從沈家本有份上呈嘅奏摺之中,引述出嚟。
但點解中國學者就咬定係沈家本講嘅呢?然後,以訛傳訛,仲有人大大隻字話係沈大師的司法觀呢?唔識答了。(研究札記之一)
 

回首頁      列印

 

/10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