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走資包袱掣肘金融政策布局

2016年07月07日
  • 深港通遲遲未推。(資料圖片)

   

 

因英國人一票決定脫離歐盟,程序尚未啟動、影響仍未明,市場已將事件無限放大至全球:包括經濟下行風險增加,要降增長預測、聯儲局利息不加反減、更諷刺是內地既被打造成避險安全港,但力陳經濟保底壓力增加,雙降逼切性大增。
中國搞個西方形式「大水漫灌」強刺激,數字保了,後遺症至今未完。幾個月前當局似已重新定調,經濟即使要保,都是以中醫治理為主,既固本培元,亦變為著重打好底子。總理李克強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一句話可圈可點,撇除改革等硬命題,對於股市,年初還對記者說:「你有信心,我就有信心」。到近日口風變得明顯,強調「不要股市有井噴及斷崖式變化」。以此引申,任何導致股市為首金融市場運行出現敏感反應及構成催化刺激,中央在環球情況震盪未完大環境下,盡量可免則免,或需進一步調研才作定。
在穩定壓倒一切大前提下,市場日夜期盼的「深港通」即使年內落實,但會否短線出台,筆者或跟市場主流持不同看法。跟「滬港通」作為首次嘗試,「深港通」很大程度是延續及強化現有機制,政策意義上跟第一次滬港通不能相提並論。機制已具備,而且有其他資本帳開放工具,本質上根本毋須著急。更重要是「深港通」涉及深圳市場,亦是內地最具炒作源頭,無論中小股、創業板早就如入無人之境,現又加多一個可塑性頗高政策,如在漏電油的汽車上點火般。滬港股部分北向額度,執筆時尚餘不足三成,額度即將用盡由被包裝成市場炒作「深港通」,變成要盡快推出「深港通」,將兩組或未必關連的因素勾劃成互相關連。內地人忽對港股熱衷,一改炒作風氣,最沒有主題的股份、甚至最多香港投資者遺忘、或重新界定為止蝕類股份,他們愈愛長期持有,除分散投資外,說穿了就是跟人民幣匯價波動、有更大誘因調配資金到境外有關。市場有市場的想像,但如內地有關部門加入他們的想像,甚至偶有鷹派將機制定性為被濫用的合法走資渠道的話,結果可能與市場預期完全相違背。
再高調去煲大額度使用情況對以後市場發展或有反後果,尤其是內地當局近日對人民幣貶值及資金外流之說,再次高度戒備。君不見,人民幣回落,官價連6.6亦穿過,因應環球金融市場狀況,順勢而來的貶值,市場未有反應前,官方已急忙降溫,實在太過著跡了。內地資金外流一直未停過,死守匯價結果是消耗儲備,當局相當了解,但對資金外流一旦未能重新定義及自我解脫,內地資本市場發展和整個金融政策布局都會被走資包袱所掣肘。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