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股市債市 誰主後市

2016年07月05日
  • 英國脫歐令全球股債大上大落。(資料圖片)

   

 

近幾個星期內,全球市況大上大落,早前的升勢是憧憬英國留歐、然後又因為英國公投正式脫歐而牽起巨大震盪;誰不知,不消兩個交易日,又宣稱不利因素已消化,化恐懼成為幻想。
經濟、政治、市況從來不能分離,惟觀乎近期情況,政治元素佔最大份額,左右最大,根本令分析後市更添難度。政治一日都嫌多,沒有約翰遜,脫歐派也許難獲勝利,個多星期前,這位前倫敦市長也許萬料不到公投脫歐能夠勝出,而在個多星期後,他更千猜萬想也不會料到,自己要黯然退出角逐黨魁。消息傳出當晚,我看某些媒體評論約翰遜,指他一手挑起脫歐,卻又拂袖離場,既不負責任之餘,亦為英國轉留歐製造了生機,這種看法,實在叫人啼笑皆非。公投是嚴肅的事情,尤其英國講求制度的國度,將公投推倒重來,反過來會是更壞、更負面。
脫歐派司法大臣高文浩政治暗殺了戰友約翰遜,反過來造就了內政大臣文翠珊成下任首相大熱,傳聞卡梅倫及財長歐思邦背後發功。公投前,文翠珊反對脫歐不遺餘力,由她負責跟歐盟談判,留歐派爭取的一份協議,會否獲得脫歐派支持,在在成疑。
索羅斯說得好,英國脫歐的問題不是英國的問題,而是整個歐洲一體化、及全球反建制持續冒起的問題。打從上周起,全球市場已經出現各走極端的情況;一方面,股市顯示市場風險胃納增加,甚至以為不明朗因素消除,情緒變得樂觀;惟另一方面,環球債市走勢根本從來未有反映避險降溫,反而是不斷升溫。
目前,全球最少有逾12萬億美元債券處於負利率情況,英國10年期債息已跌穿1.5厘,外界估計下半年隨時觸及1.2厘或以下水平,10年期澳洲債券亦首次跌穿2厘水平、日本公債更近乎全數負利率,過往經驗告之,股債走勢各異,後者指標性從來毋庸置疑。
西方評論形容,英國公投結果的破壞力,只是當年貝爾斯登倒閉的翻版,而一旦特朗普當選花旗國大國總統,屆時才是雷曼巨震的重演。怎樣形容也好,多年來全球其實仍然走不出金融海嘯後的陰霾,低利率、印銀紙無疑令資產市場復原,但代價是整個社會更加不穩、更加分裂。現在因為英國的公投結果,再談減息、量寬,其實更加要趁股票漲勢離場。始終,政治不穩,經濟亦會不穩,哪會再有條件支持股市。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