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萬科的始料不及

2016年06月30日
  • 萬科A股仍停牌。(資料圖片)

   

 

萬科A股自去年12月18日停牌,半年已過,一直未有復牌。公司早前強調,7月初一定會恢復買賣,但觀乎任何上市企業,任何一宗重大重組,要用上7個月時間停牌處理,實在難以令投資者接受。
摩根士丹利未有將A股納入新興市場指數,撇除資金流向及自由調配等大問題,中證監原本火速回應投資者對長期停牌的關注。偏偏一隻萬科,監管機構的努力某程度是功虧一簣,再次反映在企業管治大問題上,監管即使從嚴,企業管理的好與壞,市場質素的高與低,由始至終,是由上市公司本身定奪。
萬科A股、H股,本應是一模一樣,前者續停牌,後者卻續交易,完全說不過去,這對指數公司、追蹤A股的基金及只有萬科A股的投資者一概不公平,若干年後,內地上市企業史自有記載,隨時成為一宗大笑話。
因要抵擋寶能系狙擊,萬科千思萬想終用重組做理由、因寶能只持萬科A股,故公司只將A股暫停買賣。萬科公布引入深圳市地鐵,兩幅土地的交易,大幅發行28億股支付,令深圳地鐵成單一大股東,數字上比寶能的19%持股量還要高。老實說,一個頗簡單,擺明用注資為名、大幅攤薄為實的交易,香港屢見不鮮,長達半年以上停牌處理,動機耐人尋味。或者萬科心想用長期停牌將寶能靠槓桿購入的萬科股份大逼倉,殊不知寶能未見異樣,反過來惹來另一大股東華潤疑似聯手寶能力抗王石。
王石將注入深圳地鐵的兩幅土地,說成為天上有、地下無的絕佳資產,但深圳樓市過熱,早令很多外資機構大戶關注,萬科等同將整間公司押注於深圳樓市。更甚是,王石以為用深圳地鐵對抗寶能夠號召,但作為國務院屬下中央央企的華潤,豈會甘心於被一間地方央企大幅攤薄持股。內地企業行動及併購從來講對等,不然中銀香港(2388)賣南商,早就考慮售予率先表態有意收購的越秀企業吧。從這角度看,王石確實能力太備受高估了。或王石本人亦無可奈何,夾在央企及新晉民資之間打交道,涉及的政治及派系隨時比重組複雜十倍。
萬科的重組忽略華潤之餘,持6.2%股權的安邦至今未表態,但以萬科每股15.8元人民幣向深圳地鐵增發股份,作價似乎較安邦在市場平均買入價低得多,在商言商,安邦亦會拒絕。寶能及華潤先後表態反對,萬科重組方案不予通過機會極大,王石輸掉的不止是其聲譽及個人在萬科的控制能力,還賠上外界對內地企業印象。在事件前,萬科管理備受推許,但管理及管治原來是天淵之別,也許錯的是一開始市場視寶能為洪水猛獸,將雙方討價還價的大門近乎徹底封上。

回首頁      列印

 

/9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