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真假政經 - 王慧麟
陰質的士

2016年06月24日
   

 

早幾日做節目,同隔籬嘉賓傾開的士。嘉賓係從政者,叫佢坐「烏吧」、「斯踢」之類接近非法之服務,未必咁好。於是,我就在休息時間即席示範叫車,佢真係好happy,不過從政者坐呢啲,畀人影到,唔係咁好也。
香港搭的士,好講彩數。近十年,服務之惡劣,越來越嚴重。車舊,車款少,車廂核突,整潔度嚇人。司機,東口東面,衣著好有個人特色,扣毫子當貼士,伸支煙出車廂外狂噴,說話極具挑釁性,拒載,車速與個人心情掛鈎。車主,成日講加價,車租加又冇益司機,唔肯換車等政府頂唔順博換車有公帑補貼,炒牌炒到天價貨源歸邊,仲要氹水魚市民去投資車牌……。唔好再寫啦,寫一萬字都寫唔完。
搵嗰啲叫車,以上嘅嘢唔係冇。但係叫車公司好抵得諗,你一投訴,即刻回水say sorry,仲要好快。司機評分,你畀四星,後果可以令司機冇肉食,得唔到較筍嘅路線,甚至停佢地服務。得閒無事又有優惠。舉例,你試下去投訴的士司機話佢呢樣嗰樣,佢地會唔會包回水先?
有時同揸呢啲白牌車之司機閒談,佢地有部分之前係做的士。佢地話,call車的客人,一般都係比較斯文,亦唔會動不動鬧人例如兜路。我就話,如果我地投訴兜路,公司覺得屬實,隨時退錢,咁樣條氣至少順番。所以上星期有的士車主話,佢地請唔到司機,呢句唔係錯,因為佢地依家要同白牌車公司爭司機嘛。
 
所以,政府推出「陰質的士」,希望發牌畀公司搞好的士服務,我梗係贊成,而且做得太慢。因為點解依家的士服務惡劣的最大癥結,就係有牌的車主,特別係嗰啲收租佬,唔去做嘢,唔去改善,唔去搞專業化,政府就要被迫出手。點解政府以前唔敢郁的士政策呢?因為幾十年前,的士試過罷駛出現暴動,的士佬群起的力量係好犀利。但係,係未因為有班的士業人士特別惡,而政府就咁樣投鼠忌器呢?
至於的士車主提出乜嘢以牌換牌,真係好笑。發牌目的係要增加供應,搞好的士服務。以牌換牌,即係仍然維持呢班大哥做車主,佢地之陰質的士,唔使講,都係陰質依舊,司機收入唔會增加,東口東面,食完支煙就咁用右手彈出去,幾十萬之靚車一樣chok到煙味濃郁加埋充滿怨氣,49.2蚊車資當50蚊,咁樣發牌就真係冇意思。
呢屆政府之最大優勢,係朋友少。因為最頂嗰個,呢幾年緊跟北方走一左二窄路線,廣交敵人,於是,當有好正,好符合公眾期望政策嗰陣,個個市民袖手旁觀,等啲局長搞唔掂,好打得咪出嚟表演下之時,市民就剝幾包花生笑下。我估,的士政策最終都可能被迫走呢條路。而且,立法會選舉在即,依家就搞的士政策,係未一個好時機呢?
花生缺貨呀!
 

回首頁      列印

 

/12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