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脫歐留歐的破壞建設論

2016年06月23日
  • 白高敦曾指脫歐與否涉保就業等。(資料圖片)

   

 

備受全球矚目的英國脫歐公投愈近,整個公投牽涉出的問題已非局限於英國留歐與脫歐那麼簡單。金融市場除貨幣基金外,原本對英國潛在脫歐準備有限,價格走勢未盡反映,到英國民調起變化後,情況才一百八十度轉變。愈近公投,民調顯示離歐派改佔上風,準繩與否意義重大,尤其是年底美國總統大選,性質雖有別,但同是社會思潮極端化表決,Opinion Polls是否較Opinion Leaders意見更具參考價值,本周末有分曉。
民調一貫有偏差,但基於事件影響重大,投資者近期轉為參考博彩公司賠率,情況更有趣。英國博彩公司具備較精密賠率計算公式及模型,賠率變動預示性猶如投資市場衍生產品價格走勢。觀乎上周金融市場忽然波動,背後觸發點,民調結果外,原來正正是脫歐賠率顯著上升所致。
英國首相卡梅倫如意算盤是借公投打擊政界疑歐派,成就一統天下之大業,萬料不及反造就更大疑歐派抬頭。除非公投結果支持留歐能以絕大比數勝出,否則潛在不明朗伏線就一日未能消除。觀乎歷史,英國從來就是一個疑歐派,合體只是經濟利益使然,尤其臨近公投,英國政界及巨賈呼籲留歐,來來去去理據只集中於經濟影響而已。或者英國前首相白高敦形容得最貼切,指留歐與脫歐根本是保就業、保經濟、與反難民、反社會不安及支持續全球化與回歸民粹主義之間的抉擇而已。
英國僅佔全球經濟增長總量貢獻不足3%,在國際金融市場影響力大不如前。英國主要企業均擁有或經營管理大量海外業務,亞洲、美國收益佔比隨時更多。明眼人都知打經濟牌、大鬧失業及衰退等憂慮只是牌面。全球尤其是美、德、英等西方陣營,民粹主義抬頭已是不爭事實。看英國民調,低收入、教育水平較低一群中最多逾六成支持離歐;反之收入較高及教育水平稍高一眾則六成傾向續留歐。脫與留是社會分化、貧富不均現象觸發的矛盾,即在維持現狀與根本性改革之間的大表決,會否對美國總統選舉及德法等國對歐洲立場產生影響,形成溢出效應,不容忽視。近年全球很多風險重大事件,經濟及政治通通都有,最後總能成功力挽狂瀾於既倒,但每次所謂解決均留下頗多副作用與後遺症,造就反體制聲音壯大,這是政客、財金官員應檢討。如英國脫歐令問題獲正視,亦不失為destructive construction之道。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