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動物緣 - 麥志豪
動物的堅強

2016年06月17日
   

 

上星期意外重重的摔了一交,左邊膊頭落地,身體一翻,胸骨又落在硬物上。接近一分鐘不能呼吸,到我慢慢爬起來才感覺到劇烈的痛楚。曾經是半個運動員,甚麼創傷都經歷過,身體上幾乎每一個關節都打過類固醇去消炎止痛。但印象中好像未試過如此的痛,我想我有些地方是骨裂了。那天晚上,我仰臥的時候胸骨擴張,痛得眼淚直流。側臥的時候,左膊稍為傾斜一點又痛。最絕望是背部突然痕癢起來,用盡方法也搔不到癢處,每觸動患處就劇痛一次。那一刻,感覺自己實在窩囊廢! 
這生人見過無數動物重創,比我嚴重何止十倍。但都沒像我如此軟弱的。據說動物的忍痛能力比人類高出十倍以上。 幾年前救過一隻街貓叫「乖乖」,她兩隻後腳被鏹水浸沒了膝,像被火燒得紅紅腫腫的大了兩倍。 她躺在公園兩天才被救起,沒有人能明白一隻小貓咪如何可以承受這難以想像的痛楚,堅持幾十小時。乖乖在醫院裡瑟縮在一角不吃不喝,誰都知道她是痛到入心入肺入骨的,但卻從來沒有哭叫一聲。 
前兩個月,獅子山上有一狗狗被人用箭射穿了肚皮,在山上混了幾日才被救下來。肚皮兩邊穿了兩個大洞竟還懂得向人擺尾。 還有被人齊口斬斷後腳流了一星期血才被救起的「麗麗」。還有無數被食肉蒼蠅噬去了身體各部分的流浪動物。整整失去了半邊臉的有,整個肚給噬穿了至內臟的有。那些被車撞到骨折得亂七八糟的,盤骨碎裂,骨肉外露……這些動物都堅強得不合乎常理。他們留院治療期間卻都是溫馴安靜的。往往只在康復後稍為精神一點,扭著要吃要玩才大吵大鬧。 
這幾天晚上,每當我忍不了痛,就會想起在住院部每一位求生勇士,我就不禁慚愧而安靜下來。


麥志豪,NPV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 管理著全港最繁忙的動物醫院,每日見證著充滿喜怒哀樂的動物故事,半生緣繫動物,來生最想做一隻每天都睡二十小時的家貓!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