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合約工時可以取代標準工時嗎?(二)

2016年06月17日
   

 

把工時安排在合約內寫清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對打工仔公平一點。香港不少打工仔往往在無可選擇下被迫加班,有不少甚至是無償地超時工作。這一方面是因為很多勞動合約模糊不清,第二也是香港人拼搏,份內的事還是要做好。但也不能排除一個可能性,是因為不敢得罪老細,因而被迫接受不合理的工作安排。幾年前的調查發現,如果可以選擇,很多打工仔其實不一定會選擇超時工作,對於加班工作而沒有任何補償安排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勞資關係本身就是一種不對等的關係,勞方往往處於弱勢。有僱主代表說有些行業很難請人,所以資方也要忍氣吞聲。這一說法就算屬事實,也只是因應一時的市場環境。僱員始終是在僱主的管理下工作,加上香港的工會組織力量薄弱,僱員與僱主大多數情況下都不是在對等的平台上處理雙方利益分歧的。
 合理的超時工作補償也不是工時政策的唯一目標,甚至不是最主要的目標。瑞銀剛於五月底發表了調查報告,指出香港人平均工時每周超過50小時,是全球主要城市中最高。香港人平均每年只能享受17.2 天的假期,也比全球平均23天少了一截。合約工時最多只能把超時補水的問題處理得公平一點,卻無助於解決工時長的問題。反過來說,如果在合約中寫明了超時工作的補償及條件,僱員就可能更難拒絕僱主提出的加班要求了。
 設立標準工時及最高工時的其中一個主要目標,是要令僱員可以有更均衡的生活,不要只是因為個人願意拼搏或希望多賺一些,或因為無法拒絕僱主提出的要求,而放棄了生活中的其他選擇,例如與家人的相處,閒暇及文化娛樂的生活追求等等。以香港目前的社會及經濟發展水平,有條件也有必要設立更全面的工時政策。只設立合約工時,肯定不符合整體社會的期望,也與香港現時的社會發展需要不匹配。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