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靜觀者言 - 馮振超
從Band 5到港大(下)

2016年06月17日
   

 

讀大專及碩士學位我都是半工讀的,嚴格上來說,我沒有過過一般大學生的大學生活,這是我人生裏其中一個不能重新來過的遺憾。
半工讀的特色,是經常要趕上夜校,最初是灣仔摩利臣山、紅磡理工、然後再在銅鑼灣的嶺南校外中心,直至香港大學本部等等。遲到早退我可以說是迫不得已,但在這十幾年間,卻是經常發生的事。
可能自己長年累月的「挑燈夜讀」,令我對於有興趣讀書但以往成績上又「不太成功」的年輕人,總有著一種希望能夠幫他們一把的想法,以免他們要步我後塵。
近年我曾經教過一些有關寫作及文化研究的大學課程。由於我本身是那種覺得上堂太悶而經常發白日夢,致令成績長期落後至後悔難返,故當我有機會「教吓人」的時候,就會想著如何令到課堂不會「悶親人」。不過老實講,當我看到一些課程綱要時,就算不用死板來形容,也絕對講不上內容富啟發性,更遑論生動有趣,而且考試測驗,仍然是用來判斷大學生的學習成果。
故當我收到內容綱要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就是如何不離題出軌之餘,又不用跟著來說教。如教副刊寫作的時候,我在班房開著YouTube,播放不同管弦樂團演奏的貝多芬命運交響曲,大前提是他們不能拿紙筆來做筆記,而是純粹欣賞,聽完之後大家互相分享幾句就算了,有興趣者才後補評論功課給我。另一次教體育新聞寫作時,就播出一場費達拿對拿度的網球賽,叫學生每兩人一組,輪流扮演體育評述員,嘗試在堂上即場評述。
在整個學期後,我要她們交功課的數量很少,不強迫她們交功課,是因為我希望帶出學到幾多,並不一定要寫在白紙上的。反而我想他們在課堂上多點出聲及表演,就是亂噏一通也無太大問題。因為這種氛圍之中,常常會出現很多搞笑場面,他們在互相嘲笑戲弄當中,其實已學懂了甚麼是溝通、交流、表達及聆聽。那同學表現出色,那人還是水平不足,大家心知肚明。至於會否回家反省,我已管不了。
而且這做法既能令他們比較被迫專心上堂,又不用他們在堂上「抄抄抄」,我不敢講這就是快樂學習 ,但總體上我會想,如果我細個時有這樣的學習環境,我應該早就讀完大學了!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11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