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合約工時」可以取代「標準工時」嗎?(一)

2016年06月16日
   

 

標準工時委員會上周末舉行了第一場地區諮詢會,公眾的反應可以說是慘不忍睹。示威者被請離場後只剩下十多人,部分與會者發言後再沒有人提問,出席的委員也沒有甚麼好補充,結果早了一個小時完場。這可能是近年同類地區公眾諮詢會中反應最慘淡的一場了,反映了隨著勞方委員的翻枱杯葛,也因為諮詢的焦點竟然重回工時政策的方向,公眾已經不認為參與委員會的諮詢活動有甚麼實質意義,甚至那些應該對工時政策最有意見,理論上最有動機出席這一類諮詢會直接發表意見的人士也意興闌珊了。
 隨著代表僱主的委員劉展灝先生突然離世,勞方代表也重返委員會無期,諮詢工作甚有可能會草草收場。結論顯然會離不開其主席梁智鴻在諮詢會當天的發言,就是以「不贊成一刀切為標準工時立法」作主調,然後把這個燙手山芋踢回給政府。最多也可能只會為「合約工時」這個折衷方案提出一些原則性的建議。
 公眾自然會問,「合約工時」真的足以取代「標準工時」嗎?如果說只要規定僱主僱員在合約中標明雙方協議的工時及往後的超時工作及補償安排便足以解決問題,那政府就從一開始便無需大費周章,先搞了一輪前期的工作,然後再讓這個委員會運作了兩年多,從而得來一個根本不需委員會作任何研究諮詢也可以得到的結論。
 所有勞資關係基本上都是一個契約關係,勞資雙方在契約中清楚列明雙方的權利和責任,本來就是正常不過的事。如果以前有一些勞動合約沒有清楚說表明,只能說那一些勞動合約根本不符合一份合理契約的規格,無需標準工時委員會作諮詢,也根本不存在甚麼政策方向的爭論,政府也有責任撥亂反正,修訂法律填補漏洞就是了。因此,說「合約工時」便已足夠,無需制定標準工時或最高工時,從概念上看已經可以說是沒有說服力的。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