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談財經 - 胡孟青
經濟武林聖火令爭霸戰

2016年06月16日
  • IMF旗下刋物發表文章引起關注。(資料圖片)

   

 

《金融時報》早前訪問前美國國務卿貝克,作為列根及老布殊年代核心班底之一,年逾八十,惟至今在美國政界分量仍極高,尤其在共和黨,更屬德高望重。貝克先後當過白宮幕僚長、財長及國務卿,暫時在美國是後無來者。老編問他,必然是特朗普現象,支持他與否。貝克始終老練,避免表態之餘,簡單一句:現今社會,中間派缺乏選票市場,算是可圈可點,值得玩味、咀嚼。如希拉莉是中間派的話,又貝克觀察無誤的話,似乎前總統夫人篤定入主白宮之路。
 
投資者在糾纏於股市、樓價表現同時,其實一直忽略世界正處多事之秋,每日正微妙變化,跟加息與否等問題相比,後者倒真是意義不大。美國出現特朗普現象,希拉莉非一如預期輕而易舉獲提名、英國脫歐公投等,背後所反映的已是一個全球意識形態的變化,由冷戰、到自由市場、繼而全球經濟一體化等,時至今日又是否已到要劃上句號的一日?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旗下刊物,早前發表幾名經濟師撰寫題為:「Neoliberalism:Oversold?」文章,引發廣泛報道及討論。該文章不但無盲撐自由經濟主義,反而就全球化、資金流向自如、政府要共同滅赤、以至一直賴以成功的國營走向私營化發展模式,提出一些質疑。IMF無否定以自由貿易為主的經濟全球化所帶來的貢獻,惟對緊縮滅赤、消除資金流向阻礙等一些不能動搖倡議,表面上提出另類思考框架,實際上是帶有判斷性結論。用最簡單表述,IMF對所謂新自由主義的好一些主張,存有疑問及擔心會構成社會不均後遺症。其實IMF所謂意見本來談不上新意,事關很多著名經濟學家,對近年發生種種政經現象有類似結論,弊就弊在,這種意見是出自一直鼓吹貿易自由、全球化、資金及資本市場限制一定要最少的組織。社會分配不均、貧富懸殊日益嚴重,也許是觸發經濟及資本市場發展模式被再三思考,令到IMF猶如質疑黨綱一樣。
 
猶記得亞洲金融風暴,區內國家相繼要其拯救、接濟,條款被形容為喪權辱國。到希臘及歐債問題,西方為免重複財赤可怕,結果反過來被指責在不適當時間、做出未必洽當事情的指控,問題似乎搞得更糟糕。真正可發揮市場功能的市場,肯定比虛有其表封閉式市場為佳,但西方教條式定義,在全球社會貧富懸殊日益嚴重下,以中國為首新興市場的一套,反而開始被部分經濟界另眼相看。市場框架既在,同時市場卻受質疑,經濟及貨幣政策救不到經濟,反令隱性問題浮現,全球一貫信賴及憑藉的一套已由意識形態真空,開始擺動到另一極端。真空的填補,由極端轉移至新的中和效應,有賴另一成功模式的確認,難怪全球短兵相接,各國爭奪武林聖火令,為的要擔當新任掌門。

逢周二、四刊出

回首頁      列印

 

/4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