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靜觀者言 - 馮振超
從Band 5到港大(上)

2016年06月15日
   

 

寫這篇稿的原因,是因為正生陳兆焯校長想我分享下,本人崎嶇滿途的讀書經歷,我每星期也和校長跑步。志在見見面,傾偈開心下。
昨日日照冠頂,陽光猛烈,跑到死死下之際, 他突然問我是不是某Band 1學校的學生,我即時說不是,我就讀的中學以前應該是Band 5,而家就冇Band了,因為已經結業。現在香港的中學其實只分3個Band。
他問我讀Band 5學校的感受及學習環境 ? 老實說,讀一間成績差的學校,與名校生一起上巴士、搭地鐵(我讀中學時沒有港鐵這名字的!),兩套校服互相輝映之下,確實是會影響自信心的!
但世事永遠不只有一面,我在學校裏,當然算不上成績優異,因為始終懶是不會有好結果的。可是在一班大家讀書成績也不大理想的同學之中,只要稍稍溫下書,就能夠過到關,而且老師對我們亦沒有太多不切實際的期望,故此我的中學生涯就真是求學不是求分數。反而課外活動如歌唱比賽、朗誦等,就成為了我學習的一個主要部分。喜歡的事當然落力 ,而在這種動力推動下,亦攞過一些冠軍,幾年前我就發現其中一個收藏的獎盃已經斷開三截了!
而成績麻麻的後果,就是之後要讀過工業學院、理工大學方拿到證書,才有機會後來入到嶺南及香港大學讀碩士學位,這麼一搞,就用上十多年的時間,比一般讀預科升大學的學生來說,我的冤枉路長到不得了。
不過Band 5學校,只有Band 5學生,老師卻不一定是同級數的。 我的班主任許守仁老師,處於Band 5逆境,卻由始至終,也沒有看輕自己的學生。在二十多年前,他已經有系統地把過去多年的會考題目,以表列方式作出會考前分析,然後幫手貼題目。他就是知道大家能力有限,幫得就幫,遇上他,可以說是我一生中的幸運。
而且他不只教我讀書,更教我做人,有一次我跟他吵嘴,說了一句應該很傷他心的說話。我說讀不成書,在街上賣魚蛋,跟他當教師的收入可能也差不多。他眼中有火,說:「如果你是賣魚蛋,生活圈子永遠都在街頭混了,但如果你繼續讀多點書,就可以選擇你自己喜歡的生活環境,而不是生活環境選擇你,到時想賣埋魷魚都得。」這幾句說話我一生也記得,反而早年跟他提起時,他好像無甚印象,可是因他這番話,令我自知能力不足,也要死命讀下去……(待續)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