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當下誰最《野蠻》?

2016年06月15日
   

 

我對電影《我的野蠻女友》有一種很難忘懷的情感,那棵樹、那個時間寶盒,有質素的愛情片總是叫觀眾窩心,反覆思念當中一些moment,有時會為主角一刻的決定所帶來的無盡遺憾同步耿耿於懷。

變強,可以是計算
「野蠻」是當年這齣韓片的一個賣點,顛覆了南韓男尊女卑的氛圍,然而,這只是表面一層,「野蠻」背後要遮蓋的是傷口結下來的疤,骨折復原後會變得更強、更堅硬。堅硬是一種身體的自我保護,那感情受創後又會怎樣?可以是葉念琛式──帶幾分陰沉的計算,讓人家猜不透自己,為要避免成為輸家,揭密成了他的電影技法,愛情本質變了,成了一種資源共享的狀態,各有各的底牌,擁有愈多後著,愈讓自己感覺安全。

 
變強,可以是野蠻
受創後不一定要選擇陰沉,也可以是很陽光地「野蠻」,飲得爛醉,凡事抱不平,強迫牽牛(車太賢飾)重演曾經窩心的情節,將那份「強」用了所謂「野蠻」的方式去演繹和發洩,而亮點就在牽牛用上那種只服從、不多問的忍耐,把女友(全智賢飾)的「蠻」隨著時間慢慢流走。愛裡的相信(I believe)成了治愈的根本,愛情片不一定是雙方排除萬難去相愛,也可以是一種動態守望式的治愈,當年的導演郭在容,藉電影為愛情事把脈,成功令藥方來得貼地。

 
野蠻女友來自蠻荒國度
十多年後,同是找來車太賢飾演牽牛炮製的一齣《我的新野蠻女友》(下稱《野》),女主角變成了宋茜,屬牽牛的初戀情人,雖有熟悉臉孔和片名,但舊瓶裝的卻是新酒,「野蠻」粉絲閱後多少都會失望,因宋茜所飾演的星星,不如全智賢版本那麼「野蠻」,頂多像《家有囍事》裡的何里玉,牽牛則用來重現多齣電影經典。星星帶著中國的背景,不時說著普通話,把牽牛帶到中國少數民族裡結婚,中韓婚姻的寓意不用多說,有趣的是,南韓跟中國鄰近,導演趙根植口味卻跟荷李活導演相近,總愛把他們心目中的大山大水呈現,把中國凝住某個大紅燈籠的以前時空,放牧、草原等元素跟宋茜角色結合在一起,她果真來自外太空的星星。
《野》的主角是牽牛,南韓跟香港類近,在強烈競爭、貧富懸殊下,年輕輩多半是輸家,導演找著這點加以發揮,牽牛有高學歷卻找不到工作,卻因童年的英勇表現贏得星星的愛。每人稍微在腦內Google一圈,總能找到兒時幹了些「偉大」事情,但長大後,人就要follow社會規則,被定性為社會的loser階層,戲裡這種離地的童話婚姻,屬於不少losers的憧憬,《野》不像星爺的《功夫》,為少年勇者打氣,時機到便化身英雄,在這個看似文明,實則相當野蠻社會裡,星星和牽牛為一眾losers示範了如何安身立命,你同意抑或不同意是一回事,但社會現實倒是要看清。


陳龍超~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