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社政聯想 - 鍾劍華
標準工時諮詢回歸原點?

2016年06月10日
  • 標準工時問題難有共識。

   

 

這一陣子,部分廣告燈箱掛上了一幅宣傳,是標準工時委員會在下一階段進行的六次公眾諮詢會。雖然勞方代表已經全數退出委員會的工作,諮詢工作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下去。根據原本的時間表,委員會應該在今年3月就要提交把最終報告,現在則說會在今年之內完成有關工作,比原來的時間表晚了近一年。上述公眾諮詢會的標題是「工時政策方向諮詢」,這一說法跟公眾對委員會的期望明顯有很大差距。一個已經成立了兩年多的委員會,到今天仍然只是說要就「方向」作諮詢,難面令人失望,也似有蒙混過關的意圖。
 
公眾諮詢會已經成為政府近年政策諮詢工作中一個不能或缺的部分。其好處是可以直接與關心有關議題的市民正面溝通,從而可以得到一些較深入的意見,對諮詢工作的聲勢也有點幫助。不過,出席這一類公眾諮詢會者一般並非經科學的抽樣方法選取,而多是對該議題有較強烈意見的人士,諮詢結果因而也很容易被批評為片面及沒有足夠的代表性,在反映整體市民的意願上有著明顯的局限性。
 
更關鍵的問題是公眾不會接受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工作,委員會到最後階段也只是就「方向」作「這一種形式」的諮詢。不少人都期望,經過政府在標準工時委員會成立前的前期的工作,再加上委員會三年的諮詢,應該可以就標準工時及最高工時的不同政策選項或立法安排作出操作可行性的評估,並就不同方案的成效及代價,再結合對民意的評估,向政府作出政策建議。現在竟然有可能只能回歸基本,行將期滿才搞幾場諮詢會,然後只對「政策方向」作結論。果真如此,不但是那幾位已經作出杯葛的勞方代表可以大條道理拒絕為諮詢結果背書,公眾也肯定不會收貨。如果這一個推算沒有錯,整個社會便極有可能在標準工時及最高工時問題上白忙上了超過四年。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周三、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128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