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影視通識樂園 - 陳龍超
《危情後樂園》 想快樂就要治死前塵?

2016年06月08日
   

 

入場看《危情後樂園》,沒帶著甚麼期望,活在今日香港,一個月總有幾日M到,渾身不自在就會想看一齣Drama類電影,不求甚麼,放空一下便很好,讓另一套故事介入生活,替心中糾結鎮痛;官能刺激類電影往往都是商業社會的一種投射,看了不過是強化資本主義法則,對脫離現實沒有藥力。


天堂生活有暗色
《危》片背景離香港甚遠,遠,除了因為地域,還有意識形態。電影以大球場演唱會作開場,受萬人膜拜的拜物教景象,鏡頭一轉,到了一個由矮矮平房砌出來的地中海小島,氛圍變得怡人和慢活,一切都可以很隨性。在港人心裡,這無疑是天堂,《危》的起步禮真不賴,讓我可以起機離地,但這悠閒小島卻正是故事發展的主場地,天堂式的生活是否只有快樂?這是我萌生的下一條問題。
 

災難不一定不快樂
有了時和地,另外元素就是人物。該片女主角是萬人迷搖滾歌手瑪莉安,由我頗喜歡的金像演員狄達絲雲頓飾演,她既可以呈現姬蒂白蘭芝式優雅,也可以像珍妮佛傑森李般邪惡,滿身都是戲。要令像瑪莉安般的巨星長期停留在小島,倒要設定一個要命的原因──失聲,這是歌手的災難,都市人不論社經高低,都有犯賤一面,唯有聞到棺材香才會被迫停低,有空間想想甚麼才是生命,而《危》就是借她為model帶觀眾入局,想想當下是否無悔?
 

忘情才能跳出森巴舞
人愈大愈喜歡想當年,幻想假如某年行了plan b,當下的自己會是怎樣。觸發瑪莉安思前想後的,是他的前度哈利(賴夫費恩斯飾),他帶著長相標緻的女兒彭妮露(狄高達莊遜飾)前來小島度假,跟瑪莉安相遇後,彼此勁loop前塵片段,對瑪莉安來說這是另一次選擇,但對其現任男友保羅(馬迪亞斯修赫納赫特飾)卻是威脅。保羅不自覺盡力地彈琴盡力地唱,處處展現魅力說明自己價值,他與哈利客客氣氣地爭持中女是故事亮點,一動一靜,兩位男性暗地角力。來到這個階段,對白和場景本來已經夠玩,然而片長所限,導演還硬要加入彭妮露與瑪莉安較技,心境不錯的瑪莉安可以高一個level,但焦點多了就會顧此失彼,結果亮點容易變暗,人的眼睛容易打不開。
 

糖衣毒藥
泳池是全片的重要場景,儼如羅馬鬥獸場,一邊娛樂一邊競賽,同時也是生死搏鬥之處。導演處理尾段的技法,令我想起活地亞倫的《迷失決勝分》,前塵帶來的是美好回憶還是羈絆?是否要穩步展開新關係和人生新階段?《危》對《我的少女時代》、《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帶來的甜味下了另一個判斷,人大了,不再愛糖果,不是抗拒甜頭,只是糖尿畢竟是不治症。


紀錄片導演,喜愛以「喱民」形式看電影。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