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靜觀者言 - 馮振超
怕死所以工作

2016年06月08日
   

 

專欄作者健吾先生,多年前在銅鑼灣excelsior hotel跟我午飯,席間問了我一個問題,他說:「行內有一個說法,是Danny你認為自己不會長命,所以你就不斷地工作,報紙電視電台你都來者不拒,你真是這麼想嗎?」
 
我已記不起當時怎麼答他,好像只是門面工夫說了兩句就算。但經過多年來的思想沉澱,健吾先生這句說話在我心裏仍然是纏繞著的,而且他可能真的說得對。
 
雖然我沒有確切地想過自己生死的問題,但確實我早已經了解到人生無常這四字的意思, 我家裏也掛著阿蟲先生的一塊橫匾 寫著,「無常變有常」,好笑的是其實應該是寫「有常變無常」,這樣倒轉讀起來就變成「常無變常有」,好似意頭好少少,但也無所謂了,反正我其實是不大相信這種講意頭的東西,反而無常變有常其實正正已就是我的人生法則。
 
由於我了解到無常的道理,故沒有甚麼事情我會覺得是不會發生的,邏輯固然重要。但我們亦不能因循邏輯而思想,反過來逆向思維有時比較管用。這就是古語的所謂「眾人皆醉我獨醒」。
 
我亦從來不會覺得自己的生命很堅強,心裏常有瀕死的思想準備,在還有能力可以做事的時候,就盡量去做,而且有了家庭之後,便更希望能夠給她們比較好的生活。這樣一來,問題就來了!就是如果我真的離開,又怎樣給他們繼續這種生活呢?我十分理解活著並不是為了自己這樣簡單,也要為你的身邊人打算, 這才是一個基本正常人的表現。
 
我受過殖民地教育十多年,又在中國收回香港主權後活了十多年,這塊土地給予我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我希望以我過去的經歷及經驗,以拙劣的口才,盡量講多一些自己認為對的、社會管用的意見,其實我亦明白在香港公開發表言論,現在是有很大的風險,時事評論員也是一個沒有將來的行業。但始終都市人沒有太多時間了解時事,如果作為傳媒,亦怕事而不敢言,那你不說時我不說,這個世界會變成怎樣呢?
 
當下我覺得,人到中年,想過去已無意義,而將來其實亦應該沒有太多時間,故如果工作能夠令自己快樂的話,那就繼續好了,與其說我因怕早死而工作,或者以「得快樂時且快樂」來形容應該更貼切。[email protected]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