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靜觀者言 - 馮振超
《四十以後的人生小總結》

2016年05月30日
   

 

接連幾篇都寫了一些不同行業的市場情況或個別事情,但其實我也不清楚讀者最想我寫甚麼,就著今次無乜想寫,不如我先自我介紹一下自己的背景,讓讀者了解了解,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我從事傳媒工作超過20年,大部分時間都是做地產及財經報道及編輯,見證過三份報紙的初生與成長,包括蘋果日報、都市日報及am730。其中都市及am730,我都是在草創階段已經加入,坦白而言,我好像做了三次開荒牛。
我其實亦算是傳媒界幸福的一代,見證過蘋果日報的輝煌時期,當時黎生像劉邦,何國輝似張良,燦哥如韓信、而堅哥我覺得似蕭何多一點,能夠以小薯仔身份,參與這次報壇革命,夫復何求。
而能成為創建免費報紙的一員,亦只是運氣使然,當時行內大家都不看好這個新行業,沒有現役老總願意擔當要職,最後總公司揀了盧覺麟先生和我分任都市日報總編輯及副總編輯,時至今日,免費報已成為實體媒介的主流。
回到我的學生年代,讀書成績從來也不好,中學畢業後要由工業學院開始讀起,再從理工證書,到嶺南及香港大學的碩士學位。英文底子差的代價就是要走迂迴的學習道路,但這對我不緊要,最重要是做任何事都要有一種「死做爛做,不怕無面」的精神。
我還記得小六時,因為成績不好,要帶著成績表和爸爸到一家有點名氣的中學面試,當時是神父輕藐的眼神,其實已令我知道他是在敷衍著我和爸爸,最後我當然沒有進入這間學校的機會。但其實這次最傷我心的,並非不能進入這間學校,而是我為我爸爸難過,他要跟我一起承受著這樣的對待,這次經驗,到我現在年過四十,仍然歷歷在目。
這一次令我感到可恥的經歷,使我明白到人生真是有高下之分,學業、事業上是沒有平等對待這回事的。年輕人的學習成績,多少已成為你日後可以過著怎樣的生活的一個指標,甚麼求學不是求分數,只是騙人的,或者你可說,這是令到沒有分數的人,情感上可以好過一點。
在我學習的年代,無家底者,不能到外國留學,故只能在既定的課程框架中勝過同儕,你當然可以質疑這種學習的意義何在,但遊戲規則不由自主卻是鐵一般的事實,我是毫無懸念的。

回首頁      列印

 

/5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