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真假政經 - 王慧麟
迫到牆角

2016年05月27日
   

 

無論係點,上周係老泛民政治生命的轉捩點。
北京呢一招係幾勁。佢地知道,老泛民依家要退下來,要交棒。交出來的,就是一班青年一代。青年一代又點樣呢?北京心中無底,於是,最好就係在老泛民交棒之前,盡快搭番好條橋樑。依家泛民的民族情結,最強嘅都係老泛民,如果上面唔拉實老泛民,咁樣老泛民就冇方法去扯住個組織,唔好走向本土化。
點解北京睇中老泛民?唔係因為佢地特別鍾意同老泛民交涉,而係過往幾年,北京同青年泛民之交流幾乎等如零。因為過去幾年,部分北京人士相信,只要用強力方法,用盡一切力度,打到泛民動彈不得,輸晒選舉,青年泛民就會無出路,搵嘢做啦,既然係咁,又何須浪費周章,用統戰的手法處理呢?
 
依家因應國際形勢,北京轉了勢,要向泛民「示好」,咁樣長期同泛民青年冇乜接觸,又點樣可以搭通天地線呢?最好嘅方法,就係借力打力,反正老泛民有好多仲有民族情結,於是就同老泛民談下心,傾下偈,等老泛民消消氣。老泛民見到北大人親自出山,表面冇嘢,內裡隨時打個突,咁樣佢地見完之後,就會返回政黨思考一下,係唔係真係要成個黨交棒之際,連自己政黨的北京政策,都走向本土呢?咁樣,就會造成咗泛民政黨的世代矛盾同張力。上一代肯唔肯就咁樣,將溝通之路關上,讓一班青年接班,隨時搞垮同北京關係呢?
 
而且北京好高招㗎。佢地唔介意泛民政黨叫本土,不過有兩樣嘢要留意,第一樣係港獨,唔准搞,邊個搞,司法處理之。第二樣,就係本土可以搞,不過唔係有政治有主權性質的本土,最多係「月是故鄉明」式的本土,呢樣嘢,就係北京個本土框框。只要泛民青年係向呢個故鄉式的本土,就係北京認可的本土,咁樣就冇問題。換言之,老泛民好自然會同青年泛民交流,交棒之時,係未都要顧住上面之態度,搞本土唔好去到咁盡呢?
 
於是,泛民青年未正式接棒,已經有兩個拉力。第一個拉力,係老泛民的溝通拉力,因為老泛民如果珍惜得來不易的「溝通」過程,有可能怕失去咗「溝通」之機會,會唔會因而比較希望接班嘅青年,唔好去到咁盡呢?第二個拉力,就係北京定義下的「本土」拉力,因為泛民青年即使真係接棒,就會畀上面夾佢去「月是故鄉明」式的本土意涵,呢個力唔小嘢㗎,因為如果泛民青年係走向政治主體意識的本土方向,隨時就會吃北京的苦頭,文攻武嚇有槍有炮有解放軍,泛民青年去到幾盡呢,怕唔怕跑得太前而馬失前蹄呢?
北京一出手,泛民青年未接棒就要直接面對對手,真係一場大考驗。
 

回首頁      列印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